风景不在对岸

    这首现代诗人卞之琳的著名短诗《断章》,以简短的文字,将人与景物的转换描绘得意蕴丰富、朦胧曼妙。看风景的人,身处美景之中时,心却牵挂着另外的风景。

    这也许是人的天性。做小孩时,我们总觉得别人的玩具比自己的好,总想换来玩;别人吃的东西最香,看着就流口水;就是同一品牌的书包,别人的款式就是比我们的漂亮。

    其实,人长大了,这种心理还是没有改变的,还是一以贯之。

    人总是站着这山却觉得那山高。就如同猴子掰苞谷,总以为下一个是最好的。就是在工作中,有些人也是不安分的,干一行怨一行,频繁跳槽,总觉得下一个工作肯定比现在的好。有时,一步迈出,想要回头,又找不着后悔药吃,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无望之旅,一生就这样岁月蹉跎。我们常艳羡贼大块吃肉,却不知道贼还会挨打。其实,做每一行都有每一行的艰辛,做好每一件事都有每一件事的付出,毕竟,天上掉馅饼的还是低概率事件。

    不是说,孩子是自己的亲,老婆总是别人的好吗!男人渡过了婚姻的蜜月期后,也许是审美疲劳,很多人就会面临瓶颈期,即所谓“三年之痒”、“七年之痒”,就一心向外,意欲冲出围城。记得有人写了一篇《自己的黄脸婆不知是谁的梦中情人》,说某君认为相对而坐的同事靓丽可人,起坐行止落落大方,性情温柔宛若天仙,百看不厌,梦寐以求。一个休息日,某君按耐不住思念之情,一大早就去拜访。门开处,露出一个头发蓬乱、睡眼惺松的脑袋,还冲着里面厉声喊着“两个懒鬼还不起床,太阳都晒到屁股了!”某君细看之下,竟是那天仙同事,吓得赶紧关门引退。只听门内女人粗声骂着,该死的推销员,一大早就上门推销。某君扫兴而归。

    其实,你的黄脸婆曾经也是你的梦中情人。只是婚后照顾你及家人的饮食起居,为了方便,她只得胡乱扎起了头发,穿起了过时的衣服,就显得鬣蹋。当她打扮得光鲜靓丽出门时,你早上班去了,你错过的风景,就“装饰了别人的梦。”

    人总觉得风景就在对岸。其实,只要你换位思考,你不正是在别人的对岸吗!你不正身处别人所羡慕的风景之中吗?

    刻意去对岸追寻臆想中的风景,最终收获的也许就是美好的消失,美梦的破灭。在前苏联,有一个火车司机,每当开车路过一条河边时,总见对岸有一个女子冲着火车挥手,他就回应一声汽笛。几十年来,两人好象非常有默契,只要他的火车一出现,那个女子就会挥手,他就会鸣笛打招呼。这份美好,这份默契一直持续到那个司机退休。有一天,司机涉水到河对岸,想见见那位带给他美好的回味的女子。刚上岸,就见到那稔熟的身影,原来不过是个疯婆婆。疯婆婆一天到晚站在河边,只要见到有人或车通过,就不停地挥手。

    距离产生美感,有些风景还是隔岸看,也许是风景,如果涉水而过,近距离观看,或融入其内,或浸淫其中之时,就是另一番模样了。

    风景不在对岸,珍视身边的风景!即使对岸有风景,也许只有隔岸观看,才能保存那一份美好。



推荐阅读:
·情感故事 喜欢做贪官情妇的女人们
·情感故事 熟女:做爱时插进来的那感觉
·情感故事 老婆出轨健身教练
·情感故事 宿命里,你是我心底深深的痛
·情感故事 老公搞外遇 我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