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你在远山之外

我知道,终有一天,我也会老去,正如我每日念叨的那样。似乎只有未经世事的年轻人才会把衰老挂在嘴边,半是嘲弄,半是炫耀。时间而言,就像是个表面和声和气,脾气却怪诞的倔老头,一旦真的较真起来便再不敢恣意戏谑了。

其实我倒不是惧怕苍老,只是怕苍老先于你之前找到我,沧桑到有一天你终于站在我的面前,我却已然没有了相守的心力。我承认我算不上一个有耐性的人,如果一定要为我的等待找一个借口的话,我想大概是源于我的执拗,或者说,是我对你那无理由的自信。

有人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相守是最真实的幸福”。与糖衣炮弹相比,我自然比较信服那些握的住的幸福,其实大多人信得,也并不是那一刻的山盟海誓,而是他笃定以后会觅得长久,执子之手,与之偕老。

承诺是短暂性动词,而相伴却是连续性动词,这其间所考验的时间差距自是不言而喻。虽然不知那究竟是何日,但多数人依然会选择等待,就等在阻隔你我的重重远山之外,不顾这时光萧条,岁月如梭,独独为你结一间草庐,待你姗姗而来。

这不禁让我想起了至尊宝中紫霞仙子的那句话:“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总有一天,他会驾着七彩祥云来迎娶我。只是,我猜到了开头,却猜不中结局”。或许大多的等待都是如此,为了一个不可知的梦,赌上实打实的一捆光阴,而即便等来,也未必就是当初,正如席慕容所言:“当我猜到谜底,才发现,一切都已过去,岁月早已换了谜题。”

关于爱情,我似乎最没有发言权,在朋友眼里,我似乎是一个不怎么相信爱情的人,面对情感也总是躲躲闪闪,性格寡淡。其实哪有什么信与不信的说法,那些看似什么都无所谓的人大抵都有着别样的坚持,而有些坚持,原本就说不明白。

我在这远山之外等你,那是比在水一方更为遥远的距离。一水之隔尚可隔江相望,但远山依依,云雾缭绕,纵使你几度转身却也未必能寻得见我。暮霭深深,或许有一日,我也竟会与众人一般,从你的身边悄然离去,如那夜色中的飞鸟,转眼便了无痕迹。若岁月注定要如此的玩笑,请不要苛责于我,只是千帆过尽,我无从预知你可还在指向我的位置,而那个远方,是否一直有你!

我在这远山之外等你,长路漫漫,所以结局总归是一场未知。我无法料定这时光荏苒,未来的你我会有怎样的变数。其实我也未必说得明白我是在等待什么,只是冥冥之中总觉得该有这么一份坚持,为你也为彼时的自己。或许每一份等待,都有着它必须为之等待的理由,只是等待的久了,我们常常会忘记而已,直到有一日再也回想不起,便再没有了坚持的勇气。

我在这远山之外等你,我不许你终老,那是太过奢侈的字眼,我承认我负担不起。恕我吝啬,只能许你这匆匆的韶华时光,岁月悠悠,年华不可挡,若你我终不能聚首,那也只能归咎于缘分飘渺,圆缺难定。我会记得,我曾在最美的日子里等过你,以一颗最温柔的心,就像那角落里悠然开落的杜鹃花,花开花落,只为相知。


推荐阅读:
·情感故事 宿命里,你是我心底深深的痛
·情感故事 熟女:做爱时插进来的那感觉
·情感故事 老婆出轨健身教练
·情感故事 喜欢做贪官情妇的女人们
·情感故事 老公搞外遇 我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