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您贵姓_短篇小说

(作者:苏凉衣)

1

我叫汤小米,26岁,在一家婚纱店打工,职责是替那些准新娘挑婚纱,试婚纱,顺便赞美她们。

其实大部分快要嫁出去的女人都不算漂亮,我不明白为什么就有人心甘情愿花钱如流水地娶走她们。

当然,说这种话纯粹是出于嫉妒。我租着一套小房子,和另两个租客处得水火不容,正在找房子准备搬家。我的男朋友离开了我,嫌我穷而且无趣。

心情不好上班时却要挤出笑脸,我有义务让那些新人觉得我是真心为他们祝福。其实,他们的幸福与我有什么关系呢?不仅没有关系,还很讨厌。但这天我被一个人看破,那个人问我,你为什么不开心?

2

我吓了一跳。

问话的是个男人,确切地说是一位准新郎。他和我说话的时候,他的新娘正在更衣间折腾,已经换了14套婚纱,还没有挑出一件满意的。

这样挑剔的新娘非常多,而大多数即将为人夫的男人在此时都努力表现出良好的教养和耐心,实在熬不住了才退出来,在大厅的休息区翻杂志。这个男人也是坐在休息区的沙发上,看得出很无聊。

而我刚刚被他的新娘赶了出来,因为嫌我眼光不好。

其实她那种稍显丰满的身材,本来就不适宜穿露肩膀和后背的款式。她不听,更不喜欢我说,挑了一件又一件,全要那种露出白花花皮肉的款式。

我只好退出来,换了一个脾气温顺的同事进去服侍她。我就是在这时被她的新郎质问的。

他是一位漂亮的男子,皮肤很白,眼睛细而淡,身形像螳螂,肩宽背阔腿修长。

他说,别不开心,你每天只看得到别人的幸福,可事实上百分之八十看得见的幸福,都只是表面的。我很吃惊,没想到他会与我攀谈,而且听上去像在交心。

我嘴笨,脑子也笨,我承认自己并没有很明白他要说什么。等我鼓起勇气想回应他的时候,他已经站起来准备走了,因为他的新娘终于挑好了婚礼时要穿的婚纱和礼服,只需要把腰部尺寸放一放,一周后来取。

一共9套,三天的流水席,据说会请遍本市名流,每天要换三套。

他和未婚妻走出门的时候,回头看了我一眼。

我们常常会邂逅这样的陌生人,莫名其妙地就拿你当自己,他和你说的话,也许是他一辈子都不会对身边人说的。这种信任来自于陌生,因为陌生,所以安全。

3

9套婚纱礼服全部改好后,我给那个准新娘打了电话,接电话的却是那天和我说话的男人。

莫名其妙的,我的心热烈地跳了一下。男人说,你能把衣服送到格莱美吗?我在这里订酒店,走不开,我会付给你出租车费。我答应了。

那个男人,帅,温和。老天爷如此眷顾,他还抱怨连连,真是不识好歹。

我再次见到了他。他在19楼的某个房间里,坐在床上,看我推门进来,他的姿势也没有变动。我提着大大的一包衣服,犹豫着不知往哪儿放。

我穿着婚纱店制服,脸上化着妆,本来这模样应该挺好,可不知为什么,往这豪华的房间里一站,不由自主地,就觉得自己挺可怜。

他指指地上,示意我袋子放下就可以了。我问,你不检查一下吗?他没有回答,却盯着我,忽然说,你从来都不会笑吗?

我脑子又转慢了,完全不知怎么应答,他已经自顾自说下去,我们很多时候不想笑也得笑,就像我,得笑着对所有人说,我爱她,非常愿意娶她。又来了,有钱人家的公子情绪真是变幻莫测。

我想我该走了,既然他没有提出报销车费,我也不好意思提醒他。他却在背后叫住我,他说,你可以留下来,陪我说说话吗?

我的脸一定比樱桃还要红。

4

我陪他说什么呢?这个即将结婚的男人,他思维混乱,举止疯癫。

我没有拒绝,我奇特地对他有一种亲近感。也许我和他是同类,我们都有满肚子疯狂的话想要倾诉。

可是我几乎没有机会开口,因为男人只想说,没打算听。他说作为集团公司的唯一继承人,所承受的压力大得令他想自杀。

他说未婚妻不是他喜欢的,可家里让他娶谁,他就得娶谁。

他说他喜欢清瘦得像竹一样的女子,就像我这样。他的语速不快,表述清晰,像念课文一样娓娓道来,其中的真诚度令人迷惑。

然后,他就拉了我的手,我还没来得及躲开,身上别的部分也被他控制了。我要说的是,我被他扑在了床上。

首先压下来的是他的唇,他没有口气,闻上去清洁无比。巨大的眩晕比恐惧来得还要剧烈,我下意识地用手臂撑住他俯下来的身体,可是他的唇仍然准确地落下来。

我不是个喜欢幻想的人,从来不认为自己走在路上会捡到钻石,或者杀掉一个人,总之坚信最好的和最坏的都不会被我遇上就是了。

这个我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男人,当他袭击我的时候,我觉得我控制不住地幻想了。

他的姿态并不( 推荐阅读:玩弄山林野汉,更多文章访问WwW.afbbb.Cc)疯狂,他的进攻小心翼翼,似乎随时准备着只要我稍有反抗,他就跳开逃走。

我没有反抗,连小幅度的挣扎都没有。当我们吻到气都喘不上来的时候,他果断地扯开我那件难看的婚纱店制服。

我像接受自己的男人一样接受了他。相比这个男人,我觉得我自己更疯狂一点。

我忍不住幻想的部分,是这个年轻而英俊的财团继承人,他喜欢我吗?

5

我喜欢你。

我定定地看着他的眼睛。房间的窗帘都没有被拉起来,从男人的肩头,我可以看到这座城市最高的电视发射塔。

像做梦一样,我和这个陌生人缠绵了,他像个骑兵,不可理喻地一番冲杀,而我远远地扬起白旗,欢迎攻陷。

可是他的世界和我的世界完全没有交集。他肯定不能理解,每个月过不到一半就开始盼着发薪水是种怎样的无奈;更不能理解,当需要一个依靠时,被全世界抛弃是种怎样的悲哀。

与这些相比,未婚妻不够瘦有什么关系?钱和钱结婚又有什么不好呢?

我喜欢你,他又重复了一遍。我深深吸了一口气。我问,然后呢?你打算怎么办?我重新点燃了他的痛苦。

他把头伏在我的颈窝处,很久不说话。他开始用牙啃噬我的耳垂,不太用力。可是不停扩大范围,从耳垂,至下巴,再到肩头锁骨。他说,我要吃了你。他说得很认真,啃得很认真。


推荐阅读:
·情感故事 我背对男友出轨后遭处男纠缠
·情感故事 怀孕后 他又偷偷娶了第二个老婆
·情感故事 性爱中女人最希望男人对她做的事有哪些 女人最想要的性爱技巧
·情感故事 暗恋我的人为何突然变心
·情感故事 女人性冷淡?谨防以下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