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征宅友之幸事

年逾古稀的古老太太老伴儿去世三年了,唯一的独子又在国外定居,感到非常孤单。儿子多次劝她搬到国外去住,她都不去;劝他找个老伴儿,她又不愿意,说自己一个人生活自由。还好,儿子临走前给她买了台电脑,又教会她如何上网聊天,这可给她增添了不少乐趣。不过每到晚上,她还是觉得一个人太闷了。

这天,她从网上看到这样一则消息,说三个居住在不同地域的老姐妹通过网上联系搬到了一起,生活得快活愉悦,于是她也动了心,以“俊俏美女”的网名写了一条网征宅友的启事:本人孤身独居,住房宽敞有余,为解寂寞之苦,愿征召性格温和、情投意合的女性宅友一起共度晚年,有意者请用QQ与我联系。

没想到,启事刚一发出,就得到了不少回复。有的说:“美女寂寞了,我去陪你过夜吧,每次要多少钱?”也有的说:“你是要找相好的吗,我身体健康,收入颇丰,看我如何?”还有的说:“你要找宅友,是长期陪住还是短期同居。”五花八门,真把她气坏了,有的看过马上回复“混蛋!”“流氓”,有的甚至理也不理。更让她烦恼的是,有人不知怎么打听到她的住址,竟冒然登门造访,不光是女人,也有男人,这在村里可掀起了轩然大波。那些爱嚼舌头的人马上传开了:这古老太太风流了,要开夜店了;一些不怀好意的人也不时地上门骚扰。闹得古老太很是闹心,气得她一连好几天门不出,电脑不开,躺在床上生闷气。

过了几天,她又打开QQ,见到这样一条短信:俊俏美女,看到你网征宅友的启事,我们很想与你为伴。不过我们是老两口,当年都是知青,对农村很感兴趣,如今子女不在身边,想回农村生活,你看是否能够接纳,望回复。对这一短信,古老太倒很感兴趣。尤其听到“知青”俩字,更觉得亲切。想当年,她在村里给知青点做饭,曾经爱上过一个男知青,要不是回城上大学,她很可能就与他结成了一家子。她想,如果找这么一对夫妇和她做伴,可比光是女性又方便吧!她马上回复同意见面。

那老两口也挺性急,第二天就从城里赶来。没想到,来人就是当年她喜欢的男知青李春光。俩人刚一见面,就热情地聊了起来。见他们俩这样亲热,倒把李春光的老伴儿刘华闹懵了。看她不解,李春光忙解释说:“你瞧这有多巧,当年我插队就在她们村,古姐给我们做饭,那时她还没结婚呢!”“啊,原来是这么回事呀,我说你们咋这么熟呢!四十年前古姐给你们做饭,今天咱又吃上古姐做的饭了,看来真是缘份哪!”听老伴儿这么说,李春光又接着说:“你还不知道吧,当年我到农村第一眼就看上古姐了,要不是回城,兴许就和古姐配了姻缘呢!不过,那都是几十年前的事了,你可别吃醋啊!”听了老两口的话,古老太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忙说:“那都是过去的事了,还提它干啥。不过,我说老妹子,刚才你听小李子说了这些,到我这里居住不会有什么顾虑吧?”“瞧你说的,我能有什么顾虑,有你们这层关系,我们一块儿生活不是更方便吗!说句玩笑话,我们俩过了快五十年了,要是他愿意,我就把他让给你。”李春光一听就笑了,忙说:“看我老婆多大度,连老头子都肯让。”古姐则说:“这玩笑可开不得。多亏我娘家离这儿远,没人知道当初的事儿。不过咱到这儿为止,今后咱们住在一起,谁也不许再提这件事。”李春光说:“看来你是答应我们俩住在你这儿了?”“那还用说吗,我娘家没有亲人,你是我弟小李子,她是我妹小刘,今后咱就是一家子。”“不用跟孩子们商量了?”“跟他们商量啥,三口子都在美国,这个家我说了算。”“那住宿费、伙食费每月要多少,是月交还是每年一次交齐?”“交什么交,我找的是宅友,是做伴的,可不是为出租挣钱!”“那我们也不能白住房、白吃饭呀!”“我说这样,你们要是想单吃饭呢,就自己买、自己做,要是愿意一起吃呢,就一块买、一块儿做。不过,房钱我绝对不会收。”“看你说的,当然得一起吃了!这样,我们俩呢,都有退休金,这日常一切开销都由我们解决。”“那可不行,伙食费得均摊,我不能让你们白养活我呀!”“什么你呀我的,刚才你还说今后咱就是一家子呢,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这以后,仨人一块儿出去遛弯、买菜,到健身广场做操跳舞,尤其是李春光的老伴儿刘华,和古老太感情特好,不仅白天俩人一块儿,有时晚上还睡在一个床上,总有说不完的话。

一天,李春光在院子里的菜地割韭菜,一不小心把手指头割破了,古老太太一见就心疼得不得了,忙拿出酒精给消毒,又用创可贴给包扎,还催促他去卫生服务站打针。李春光摇摇头说:“没那么娇气,当年割麦子把手指头都快拉掉了,你不是用手绢给我包上就没事了。”古老太说:“那时不是条件差吗。再说,那时候年轻,现在可不同了,真得注意了。”见古老太这么热心,刘华挺感动。

那天,李春光和刘华晚饭后在街上遛弯,下台阶时不小心踩空把脚崴了,疼的他怎么也站不起来,可把身材瘦小的刘华急坏了。这时正好古老太赶上来,猫下腰就把李春光揹在身上,尽管李春光怎么喊,她连声都不出,一直揹到家。进门就叫刘华打来一盆凉水,让李春光把伤脚泡在水里,之后立马打电话叫120。夜里,古老太只觉得腰有点不得劲,就算是李春光不太胖,可她毕竟是70岁的人呀!不过,第二天起来他一声都没吭。

李春光养伤的这些天,古老太对这个小弟照顾的真是无微不至,更让刘华激动万分。夜里,两口子灯下窃窃私语,李春光说:“古姐对咱们可真好,咱一定得好好报答。我想,如果哪【推荐阅读:短文学网站,欢迎访问爱短文网,Www.iduanWen.cC,专注短文学,爱情、伤感、情感短文的经典短文章网站】一天我先走了,你也一定不要离开她,要替我陪伴她到老。”刘华说:“那是当然。不过如果要是我先走了,你就把她娶过来,你们俩再续前缘。”李春光听刘华这么说,忙打断她说:“说什么呢,你可不能比我先走。不许说了,睡觉。”

这话还真说到金钱眼上了。两年后,刘华在体检时发现患了胃癌,并且已经到了晚期,尽管做了手术,还是没有留住性命。弥留之际,她拉着古老太的手说:“姐,春光就交给你了,你要替我照顾好他。”古老太看看李春光,对刘华点点头说:“好妹子,你就放心走吧。”

处理完后世,李春光觉得自己一个人和古老太住在一起怕引起别人非议,提出想离开,没想到古老太说:“怎么,嫌弃我是农村人吗?当年你就因为我是农村人抛弃我回了城,现在还是这个观点不是,你走吧,我不拦着!”听古老太这么说,李春光有点不好意思了,忙说:“古姐你别多心,我是说”“你是说什么,我这个柴火妞配不上你这高级工程师不是?”说着坐下来抹起了眼泪。见古老太这样,李春光上前就把她抱在怀里,吻着她的脸亲蜜地说:“我们永远都不离开好吗?”古老太不好意思地推开他抿着嘴笑了。


推荐阅读:
·情感故事 星月泪痕——那段家教引发的感情
·情感故事 口述:爸爸的大香肠迷乱父女 爸爸你好大慢点[口述故事]
·情感故事 老公和小三分手后找我出气
·情感故事 亲眼目睹寡妇嫂子和老公床上出轨
·情感故事 父亲的婚事_生活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