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公情人的蕾丝之恋

我今年刚满32岁,嫁给方强的时候24。

朋友们都说我和他很般配,他大我一岁,2002年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他已经组建了一个施工队,拥有几辆工程车,身价几百万。虽然不算很有钱,但也算年轻有为。长相也很出众,一米八五的个头,黝黑的皮肤,平日锻炼出来的肌肉让他显得很精神,面相长的有些像邓超,很帅气。他做事比较稳重,不拘小节,整个人很有魄力,也许就是因为他身上的男人味很快便把我征服了。

我下学很早,初中毕业之后没有继续读书。刚开始我在别人店里打工,后来自己攒钱在市区开了一家服装店,生意很不错,再后来又接二连三的开了几家连锁店,每年收入也有几十万。

我长得,自认为不会给男人丢人。一米七二, 106斤,皮肤也不错。一直以来,追求我的人很多,我却一直没有中意者。

我是表面看起来很冷,很独立的女人。毕竟在社会上一个人打拼这么多年,不可能不独立。以前那些追我的男人首先在气场根本压不住我,只有方强,他对我并不是一味的顺从,反而因为他的霸道,我却爱上了他。

刚接触之时我对他也很冷淡,但是他却没有过胆怯,从牵手到接吻到第一次发生关系都是他“强迫”执行,而我一步步被征服。

我和方强从相识到结婚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我一直认为没有比方强再优秀的男人,也不会再有第二个对我这么好的男人。结婚不久我就怀孕了,第二年便生下了我们的女儿,欢欢。他对我一直很照顾,很体贴,对孩子和爸妈都很好,本来是人人都羡慕的三口之家,但是在06年,一个叫徐夏女人的出现打乱了这一切。

06年夏天,方强去小区附近新开张的KTV捧场遇见了小夏,两个人随便调侃了几句算是认识了。由于工作上需要应酬,后来方强便经常光顾这家KTV。这样一来二往,他们便产生了好感。

后来的种种就不用细说了,他们很快就发生了关系,刚开始是出去开房,后来方强在外面租了一个套房,他们便有了自己的“家”。

其实,在方强出轨不久后,我就察觉了,但是我怎么也不相信。我也旁敲侧击的问过他,他总是拍拍我脸蛋,说我想多了。直到后来有一次同房,我发现他大腿上有齿印,我指着那儿问他怎么回事。刚开始他死活不承认,后来他承认了,说是酒后自己不注意,其实并没有发生什么。但是听着他并不坚定的语气,我心里已经下了定论。

我什么也没说,自己捂着被子一晚没睡。从那以后,我们开始了冷战。虽然,他确实没有过夜不归宿,但是,出轨已经成了事实。我一直是很要强的女人,对于家庭,对于孩子,对于公公婆婆,我从没有落下一点不是,我想不通,他为什么会出轨。

这样僵持了一个多月,我依旧打理店铺,照顾孩子老人,但是我就是不让他碰,也很少和他说话。刚进腊月,我去超市采购年货,竟然遇上方强拦着小夏逛超市,我当时就傻眼了,结婚三年来,他很少陪我正了八经的逛过超市,因为我们都很忙,所以我并没有介意。看着前面不远处一个小巧的女人依偎在他怀里,我愣在了那里。

晚上回家,吃过晚饭,安顿好欢欢,我和他对面而坐。我不屑的看着墙角的橱柜,淡淡地说:“我看见你们在超市了,看来流言蜚语确实不会无凭无据。”

其实,那个时候,我感觉自己的心像被刀割一样。我一直把这个男人当成我的一切,可是他却跑到别的女人那里寻找幸福。我想不通,我哪里不如别的女人。当初那个说对我负责一生一世的方强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那个我眼中最诚实正直的人哪里去了?

说完这些,我本想张开口再说几句,但是胸口很堵,我什么也说不出,谈话陷入僵局。我转身走进卧室,无论如何我要再给他一次机会,因为我不相信自己看错人,而且因为欢欢,我不可以让自己孩子的爸爸做这样一个人。

我一晚没睡,他也在客厅抽了一夜的烟。方强不是那种拿自己生活不当一回事儿的人,我了解他的为人。他和那个女人肯定没有什么长远打算,他对她也不一定比对我好。但这恰恰是我鄙视他的地方,难道只是为了身体上的快感,只是为了一时的开心,就伤害两个女人。我开始怀疑他的人品,怀疑他的人性。

临近春节的时候,方强说有一个外地的朋友让他过去住两天。我心里想我好歹也在社会上打拼了这么多年,你方强难道真的鬼迷心窍了吗?我难道不知道你干什么去,不就是送小三回家吗?

“送徐夏回家?”我看着他的眼睛轻描淡写的问。

“梦丽……”

他转过头不看我

“为什么总是怀疑我。”

“我也不想怀疑你,那你最好这段时间,哪里也不要去。你不想要这个家,你不想要欢欢和爸妈,你不要脸,我还要呢。”我气愤的说完这些话,拿起包夺门而出。

最终,方强没有去外地。

春节那天,方家一大家子人聚在一起,喝了不少酒,晚上回家之后将近是十一点。那晚,方强烂醉如泥,吐了一地,照顾好他之后,我忽然很想拜访一下徐夏。

我早已经打听到他们的小巢,只是一直没有心情去,那晚,我也喝了一些酒,糊里糊涂的。

驾车去他们那儿的路上,我心里很安静,我只是想见见她,了解一下她,我想或许她已经回老家了。

还好,她还在。

他们的“家”在一个年代比较早的小区,陈旧楼房的三楼301室。敲了两下门,门迅速被打开了。一个面目很精致的小姑娘,约摸顶多20岁。看见我,她一脸的欢欣迅速烟消云散。

“请问,你找谁啊?”她抬头问我。

“徐夏住在这儿吗?”我问

“我就是,你是?”她开始变得很紧张。

“我是梦丽,可以进去坐坐吗?”

不容她请入,我便走了进去。

环顾四周,很简单的摆设,收拾的并不整洁,沙发上还放着一丢东西,衣服,包等等。饭桌上放着一些饭菜,有自己烧的,有在外面买的。

说实话,我有再大的火气,看着这样的年夜饭和冷冰冰的房子也能压下去,何况我本身就不是过来发火的。

我靠着客厅中间的饭桌坐下,看着面前很局促的她,指指凳子,示意她也坐下。

“怎么不开空调?不冷吗?”我吹吹有些发凉的手

“恩,没开。”她支支吾吾的回答。

都说小三纸醉金迷,确实不是普遍的真理。她的生活条件和我根本没法比。

从她的穿着打扮上,我完全能看出她的生存状态。

我当时甚至想,方强,你是男人吗?你他妈的也太抠门了。

“你多大啊?”我问她

“19”她抬头看了看我。

“老家是哪里的?”

“山西”。

“挺远的,过年怎么不回家?”

“不想回去。”她语气慢慢放松下来。

“不想家人啊?”我站起来看着墙上的一幅照片,她的个人写真。

“很漂亮!”我回头对她笑笑。

她很茫然的看着我,或许我的言行真的很令她费解。

“把空调开一下吧,这样太冷了”说完这些话,我就走了出去。

其实,真的没什么好说的。

自己的男人害了人家的闺女,还有什么好说的。

春节之后,我和方强一直相安无事。

因为这次接的工程就在家附近,所以他经常很早回家,帮婆婆做做饭,照看欢欢。

正月十五那天方家人聚到二爷家喝到很晚,晚上驾车带方强回家,他坐在副驾驶座睡的很沉。

看着他那副样子,我心里一阵心疼。我知道他很累,接下工程需要处理的事情随手都是,他需要和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需要求很多不同的人,赚钱很难。

在这之前,将近五个月我和他基本没有身体上的接触。他要求过,但是每次我都提起徐夏,所以他不好再说什么。

把车在院子里停好的时候他还没有醒。看着副座上熟睡的他,我忍不住低下头吻他的额头。

没想到他竟然醒了,一把抱紧我:“梦丽,我爱你,我爱你,你是我的女人。”

好久没有听到这些话了,本来想挣脱的我趴到了他的怀里,熟悉的温暖,熟悉的气味,以前,只有在他怀里,我心里才会彻底的踏实。

我任由他疯狂的吻我,体内的欲望不断的被撩起。

他开始撕扯我的衣服,想在车里要我。他亲吻着我的脖颈,揉搓着我的胸,就像以前一样的霸道。

“你是我的女人。”他喘息着说。

“方强,方强,你干嘛,别吵醒爸妈。”我用力推他。

“我不管,你是我的,你是我的。”他用嘴堵住我的嘴。

看着楼上灯没有亮,我想爸妈肯定都睡了,但是转念一想,在家里搞车震也太夸张了。

“去卧室吧,在这儿我不舒服。”我认真的说。

方强松开了我,他在性爱上一直很照顾我的感受,也许每次他想要的时候,我都会给,但是只要我说不舒服,很累,他都会很体贴我。

就是在性爱的过程中,他也往往会顾及我的感受。

那晚,我们做的很尽兴。

做完后,他抱着我一直哭。

满嘴都是:老婆,我错了。我爱的是你。你是我的女人……

你说,男人也真是奇怪,明明爱一个女人,为什么还会出轨。明明已经出轨,却又不愿意背负起责任。

我是被伤害了,但是,仔细想想,被伤害更深的其实是那个刚刚成人的孩子。

也许是家庭原因,也许是教育少的原因,她们根本不懂的保护自己。和同乡较大的孩子一起来到这个城市,除了服务员,售货员,车间工人她们也没有什么出路。

徐夏很单纯,其实叫做傻,和她接触一两次就看得出来,她性格很简单,思想也很简单,特别容易相信别人,而且依赖性很强。

方强大她十岁,加上方强本身就显得老练,成熟,所以徐夏喜欢上方强并不意外。倒是方强,我不清楚,他到底是为了什么,有老婆有女儿,他想要什么?

在我印象里,方强也不是这种人。我和他在一起四五年来,很了解他的为人处事。

他很孝顺爸妈,对欢欢也是疼爱有加。另外,他十分厌恶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很重视自己的名声。况且,在我之前,他有过一个女朋友,是他的高中同学,也是某所大学的校花。一般女人入不了他的法眼,我不清楚他选择这个可怜孩子的原因。

那晚之后,我和方强的感情迅速升温,他对我也更加温存。那晚之后,我们几乎每晚都会同房,质量也很好。

虽然,我还是不和他深入交流,看他的眼神也不是很关切,但是做爱确实慢慢消融我们之间的壁垒。

就像张爱玲说的:通往女人灵魂的通道是阴道。

我在一次次冲击中紧抱着他,我知道我不可能没有这个男人,也不可能有任何男人可以取代的了他。

对于他,他不可能放我走,不可能没有我。

记得以前,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问他假如有一天我离开你,你会怎么办。

他说,我会只身离开这儿,永远不再回来,你走了,我就什么也没了。爱情真的很霸道,它可以忽略亲情,金钱,财富和一切。

很多时候和他过性生活,他都会吻我全身,他总是说恨不得吃掉我,生完宝宝后,他对我更加爱护,“爱宝宝,更要疼宝贝。”我就是他的宝贝。

在没有生宝宝的时候,他一直叫我宝贝、宝宝。其实看他外表,谁也不曾想到,他在爱情里是这样。朋友都说他很大男子主义,会不会在家指使我做这做那。

其实,这些真的没有。他一直像宠女儿一样宠我,但是我一个人独立惯了,很不习惯,往往不是很热情,虽然我爱他,我比爱任何人都爱他,但是我对他不够好。

我对他不够好,或许是让他出轨的一个重要原因。

但是我对他不够好的原因是什么?

是他对我太好,他一直是以包办的身份照顾我,爱护我,我根本没有机会去对他好。

闲话少说了

慢慢的我们又恢复了以往的生活,他出轨的整个过程,我没有对别人提起过,倒是别人给我不少信息。

开春的时候,我们一家三口去郊外踏青,看着河边相互追逐的爷俩,我总是想起徐夏,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都是方强造下的孽,我很想再去看看她。

回家之后,我借口去店里拿帐去了那个居民区,走到301,犹豫了一会儿我还是敲开了门,面孔已经不是徐夏,而是一个下巴长满胡渣的男人,25岁左右。

“找谁啊你?”他叼着烟,烦躁的看着我。

“徐夏在吗?”我问他。

“小夏啊,搬回公司住了。房子转租给我们了。”他挠挠脖子说到。

“谁啊,谁啊,胡子,谁啊。”一个很瘦小的男人走了过来。

“美女啊,哈哈,找你的吗?”那个瘦小的男人拍了一下胡子的胸脯,猥琐的笑着。

“打扰了”。我转身离开。

那晚,我去了那家KTV,开了一个大包,我对领班说我有几个客户,要个陪唱,点名要了徐夏。

包房里灯光很暗,徐夏走进来的时候并没有认出我。

她穿了一件紧身的毛衣,一件淡色牛仔裤,头发不松不紧的攥在头上,还是那副很单纯的样子。

她在我身边坐下的时候才认出是我,脸刷的红了。

“我去过你住的地方,你不在那里住了?”

“恩,过年之后就退了。”她回答。

“恩。恨方强吗?”我看着她。

她当时就哭了,越哭越厉害,身子不断颤抖。

她最终还是摇摇头。

“是……是我……是我不好。”她边拿纸擦泪,边抽噎着说。

“怎么会这么想呢?都过去了,别哭了”我拍拍她的肩膀。

“是我不好。梦丽姐,你恨我吗,我给你做牛做马都愿意。”她抬头看我。

“傻孩子,说什么呢?”我把她搂在怀里。

“我对不起你,梦丽姐。”她挣脱我,在我前面扑通跪了下来。

她爬在那儿,久久不抬头。我知道她在我面前肯定是感到尴尬,羞耻,无地自容。

我没有拉她,她跪在那儿哭了很久,也许这样她内心的不安会得到一些安抚吧。

我心里五味俱全,我不知道我到底怎么了,对于小三,我完全没有那种原配应该有的心狠手辣。

我只是觉得这个女孩子很可怜,很可怜。

从她那儿我确实没有感觉到她对方强的恨意,我想还是因为她太年轻了,不懂的珍爱自己。关于她,我也有一些了解。

她是06年夏天被堂姐从山西带过来的,因为天生一副好嗓子,加上长相很甜美,所以被选做陪唱。

那家KTV还算正规,除了陪唱,至少门面上不会有别的勾当。

徐夏应该很干净,我也推想过,方强肯定是破了徐夏的处,所以才会和她同居。至于怎么会有第一次发生关系,这些我以后会交代。

其实方强心里一直有个结,他的第一任女友不是处女,我(很难为情)也不是,在认识他之前,我也有一些故事。

所以,他一直有这个心结,我想也许只有这个原因才能让他出轨,至于我的猜测对错与否,还是要慢慢讲述。

看着徐夏,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我想她在这个城市没有什么亲人,她那个堂姐不是正经人,总有一天会把她也带坏。何况,方强给她造成了多么大的伤疤,即使她现在感觉是自己犯贱,终究有一天她会明白错的更多的是方强。

“小夏,别哭了,都过去了。”我拉她起来。

“方强也是一时糊涂,他肯定是喜欢你的。但是,他有妻子,有孩子,这么做明显不对。他是对你不负责任,你知道吗?”我拿出手巾帮她擦泪。

“我全当你们在我不在的时候谈了一次恋爱,但是现在恋爱结束了,分手了。也就意味着,你该重新生活,寻找下一份恋情,但是,记住,再也不要找这种不会给你未来的男人。”

她只是哭,我想我说的话,她是不会赞同的。

她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想的更多的是爱情而不是未来,但是她们理解的爱情更多的是一种短暂的激情,真正的爱情是会为将来做铺垫的。

我不试图再教育她:“好了,这样想好些了吗?方强是你的初恋?”我还是很好奇的问到。

她点点头。

看来,我的猜测还是十分准确的。

方强说过不在乎什么处女不处女,但是这辈子不上一个处女,他怎么也不死心啊。

但是,这个女孩子该怎么办呢?

奶奶的,死方强在外面找了小三,还得让我善后。

“小夏,姐说实话,这种地方不适合你,怎么不找份别的工作。?”

“我什么也不会。”她小声的回答我。

“你以前在家做什么?”

“种枣。”她眼睛里多了几分神采,或许大城市的生活反而不如她在家的日子。

“你家是中枣树的?”我好奇的问她。

“恩,很多枣树,好几亩,我爸和我弟在家种枣,我出来打工。”

“你弟弟多大?”

“上五年级。”提到家人,她心情慢慢好起来。

“你妈妈呢?”我问她。

“她嫌我爸穷,很早就跟人跑了。”说这些的时候,她很平淡。

问题也快慢慢解开了,一个没有妈的孩子,怎么可能知道珍爱自己。妈妈该教会女儿的事情,她一件也没有学到。我也不想再继续问了。

“小夏,要不,你去我那儿工作吧,薪水不会比这儿低。这个,我不强迫你,但是你也知道你堂姐现在什么样,她起初不也是个陪唱吗?”其实,我心里早看出她也不想在这儿工作。

“梦丽姐,是真的吗?”刚才还哭哭啼啼的眼睛现在变得炯炯有神。

真是个孩子啊。

“是真的,你今晚就辞职吧,我出面,我和老板说。”我拉起她走出包间。

从这种地方辞职很费力,好在我和老板也算脸熟,终究谈了下来。

我跟着小夏去她宿舍收拾行李,看着简陋的被褥,我心里一阵酸,临走她还不忘抱着一个毛茸茸的大熊。

“是我过生日,我同事送给我的。”她笑着对我说。

“恩,很可爱。”我摸摸大熊笑了。

小夏没几样东西,收拾好,我送她去了郊区镇上的三号分店,这儿环境很好,人也友善,民风淳朴,我觉得把她放在这儿我很放心。

一路上她还一直担心她堂姐骂她,我不好意思明说,就她堂姐那种贱人,十个我也能摆平。我只是说,放心工作,所有事情,我处理。

到了店里,已经凌晨了,我早打电话给方强说今晚在店里住了。

三号店有四个店员,我对店长交代了一下,让她们照顾小夏,不准欺负她。然后把她安顿到二楼的宿舍里。

她们四人住在一间宿舍,我的房间在她们隔壁,这家店是01年开的,以前没有嫁给方强的时候我经常住在这儿。

那晚,我睡的很香,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对是错,但是,我心里很踏实。

方强以后确实没有再找过徐夏,他也很少再去那家KTV。他应该给过小夏一笔钱,但是小夏肯定没要。都说年轻气盛,这应该算是一种。

我一直很好奇他们第一次是怎么开始的,所以我慢慢的接近徐夏,想多了解她,还是想了解她和方强那点事情。

说到这儿,我也觉得自己很坏,很坏。

徐夏在店里干活很卖力,进步很快,过了一个多月,业绩就排名第三,很不容易。

我一般每周去店里一两次,看见小夏月来越喜欢在店里工作,心里也很安慰,她和店里的几个员工相处的很好。店长也经常夸她善良,正直,热情,很像个小孩子。

“她不就是个小孩子。”我笑着说。

再说说小夏对我的感情吧,很纠结。

和方强结束后,估计她也用了不少的时间忘掉这个男人,但是我的出现给她填补了很大的空缺。其实,她和方强好,更多的是因为想找个人依靠,这个人是谁似乎并不重要,关键是对她好,让她有依赖感。渐渐的她一来上了我。

挺能忘事的孩子,到07年夏天的时候,她几乎把去年的事情忘的一干二净,对我像对最亲的人一样。

每次去店里,我都会留下吃午饭和员工交流探讨,她便做最拿手的饭菜给我吃。有什么好的东西,也常常留下来给我。对我笑盈盈的一口一个“梦丽姐”。

偶尔我带欢欢去,她也欢喜的不得了,对欢欢更是疼爱,很会哄孩子,弄的欢欢也总是想找她。

要是说她是不是故意,伪装,这些全然不需要考虑。因为她真的是一个天真的孩子。

9月欢欢可以读幼儿园了,我时间多了起来,所以经常去店里看看生意。那次去三号店,和小夏在一起闲聊,我说我给你十天假你回家吧。

她很高兴也很感激的看着我点点头。

“小丫头想家了啊。”我摸摸她的头,是不是一直忘记说了,她只有一米六二,长得不胖不瘦。

我开车送她去火车站,路上给她爸爸和弟弟买了一些东西。给她买了票,送她进站。坐在那里等车的时候,我很想问她一些事情,但是我还是忍住了,交代她在路上看好东西,注意安全,有什么事情就打电话给我。

快上车的时候,她忽然抱住我哭了。

“你对我太好了。”

“呵呵,快上车吧,回来的时候给我电话,我来接你。”我也有些舍不得她,这半年来,她确实也像我很贴心的小棉袄。

她虽然思想简单但是心思细腻,很会照顾人,对我很服帖,很关心,和她在一起总是感觉非常舒服,也许就是因为她那么纯真。在她面前,根本不需要设防。

我和方强,日子照旧过了下去,而且并没有因为这次出轨出现实质性的裂痕。虽然他的行为很可耻,但是也是一时糊涂吧,只是关于他们的第一次,我还是没有详细了解,我想等小夏回来我就该问一问了。

小夏在山西老家的日子每天都发短信说想我们,没等过完十天她就回来了。我去车站接她,看她风尘仆仆的,见到我之后欢快的跑过来抱住我亲了我一下。

我笑笑,让她上车,一路上她给我讲了很多很多家里的事情,他弟弟进了重点初中,她爸爸今年又买了几只羊。

回到店里,我给她半天假休息,我也感觉很累,到楼上休息。

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便把小夏喊到我的房间里。

她刚刚洗刷完,穿着睡衣,头发上还滴水。我在床上靠墙坐着,让她也坐在床上。

谈了一会儿她家里的事情,我问她:“小夏,姐一直有件事情,想问问你。”

“你说啊。”她好奇的看着我。

“你和方强第一次是怎么发生的,对不起啊,不知道你会不会生气,但是我很想知道。”我很不好意思的问她。

“恩,没什么。”她撅了撅嘴,然后像讲别人的事情一样讲了下面的故事。

我跟堂姐,就是美凤来这儿的时候谁也不认识,这也是我第一次出我们县。我很害怕,也不知道能干什么。

但是在家没什么出路,一到岁数就嫁人,嫁完人就生孩子,然后种一辈子枣树。

我弟弟上学需要钱,我爸爸身体也不是很好,所以我就想跟堂姐出来赚钱。

堂姐把我领到这儿,让我唱歌,人家就会给我很多小费,而且工资很高,刚开始我觉得还不错,慢慢的有很多唱歌的人欺负我,我觉得很委屈,不想再干了,但是也不知道去哪里。

后来,有一次方强和很多人一起到我们的KTV唱歌,是另外一个人点了我,方强没有点陪唱的。

那个人有50了,光头,满脸横肉,身上很浓烈的烟酒味,而且一直摸我。那时候是夏天,我穿的不多,所以我觉得很恶心。我便有意的往一边靠,他见我不乐意,就破口大骂,骂我婊子什么的。我经不住就哭了,当时,没有人出来说话,他越说越起劲,尽然动手打我。

是方强拦住了他,我当时对方强说了声:谢谢。就出去了,因为那个男人要求换人。

但是我心里记了方强的恩,我觉得他很正直也很善良。

后来方强又和一些人来KTV,他们又点了我,梦丽姐,方强人很好,他真的从来没有点过陪唱。

我是给他一个很好的哥们金哥,梦丽姐,你应该知道吧,陪唱。他也喜欢不时的摸我几下。

方强看见就开玩笑的说回家跟嫂子说,金哥搂着我笑方强:“哥们几个中,就你怕老婆。强子,这样不行啊!”

说完这些,他把我拉过去推到方强身边,其他几个人都在起哄。

方强往旁边闪了闪,但是空间不多,我还是紧紧的挨着他,我不知道他是否还记得我。但是我很乐意和他在一起,我觉得他是个好人。

方强大声笑了:“谁说我怕老婆,呵呵,我有原则。”

“屁原则,你就装吧。不行,今天哥们聚会,怎么你也得破破戒。”

金哥指着我说:“你看,这妞不错啊,很清纯,说不定是个处呢?”说到这里大家都笑了。

“揽一下会死啊,强子,你是男人不。”他的另一个哥们小松拦着丽华(我同事)也大声说到。

方强低下头看了看我,好像认出我来,最终在他们的“教唆”下搂住了我。

我靠在他怀里唱了一首:“棋子”。

我想这算是我们认识吧。

听到这儿,我笑了笑,换了个姿势,示意她继续。

后来他们再来的时候,也点了我。那天,他们喝了很多酒,方强也醉了。他们点了我和其它两个陪唱后玩起了纸牌。

我是方强的陪唱,是金哥给他点的,他自己是不要的。

然后他们几个玩牌,谁输了,谁的陪唱就脱衣服,我不愿意,但是丽华和芳芳同意,因为每脱一件都有小费。

那晚上方强手气很差,连输几把,最后我只剩内衣了,本身穿的就不多,脱了鞋子,袜子,裙子,上衣,就没有了。

我本想他会不会转运,赢几把,但是他还是输了,结果那几个人逼我脱内衣,在那之前我从来没有在男人面前裸着,所以我不肯。

但是小松说:“愿赌服输。”开始动手给我脱。

方强看着我们没有说什么,我被强行脱下胸罩,捂着胸躲到方强背后。他们几个人看着我哈哈大笑。

“谁没见过奶子,捂什么捂。”金哥伸手拉我,。

这时候,方强把我拉到了怀里,他把我抱起来说去去就来,把我抱进了房内的洗手间。

外面那些人高声叫着,我也不知道方强要干什么。

然后,是洗手间的事情了。

方强是出于什么原因把她抱起来,走进洗手间的。

是处女这个词汇一直在他脑子里转,还是所谓的酒后乱性?

我静静的看着小夏,小夏回忆着过去,去年的夏天。

以下,还是记录小夏的话。

“我们去了卫生间,他便把我放下,方强反锁上门,双手撑着门看我,我还是捂着胸。

如果真的非要在这儿给一个人,我唯一愿意的就是方强,梦丽姐。”

她胆怯的说着这些话。

“你说就是了,把整个过程都讲讲,不用害怕。”我笑笑:“我也觉得自己很变态,但是我很想知道。”我摸了一下她的下巴。

她一边玩弄着自己垂下来的头发,一边回忆。

“方强就那么一直看着我,什么也没说,大约过了两分钟,他转过身去走到洗手池边打开水龙头捧起凉水使劲冲脸。

冲了几次之后,他又走到我前面。

梦丽姐,他吻我了。”

说到这儿,小夏停了下来。

其实我设想的是方强脱下外套给她穿上,那该多唯美,看来现实和小说差别总是很大。似乎埋了那么久的伏笔,以为方强不会轻易做这种事情,但是,我预料错了,现实有太多不可思议。

小夏又继续讲下去,我想这儿我还是该用我的身份去描绘,否则听一个女人描述她和自己心爱的男人,而且这个男人是自己的老公,应该有悖常理。

方强走到她前面低下头吻她,也许她的楚楚可怜真的让方强心动了。何况在这种灯红酒绿的场合,加上外面的起哄,体内的酒精,糟杂的音乐。

方强亲吻着小夏 ,小夏慢慢放开手抱住了他。

应该是看到了小夏的处女胸,他才起了性欲,我一直这么认为。

以前,我和方强同房的时候,他从来都不用力亲吻我的胸,他希望我的乳头一直保持粉红色,所以很怕用力。但是毕竟由于年龄等原因,不可能像处女的那么小巧粉嫩。

快递……

继续,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这件事情的过程很难描述,我的身份是不该讲这些事情的。

方强就那么神志不清的在洗手间要了小夏的第一次。

关于第一次,小夏的记忆里是疼和血以及方强有力的双手。

看着小夏腿上和自己身上的血,方强立刻清醒了,他放开小夏。

小夏嘤嘤的哭起来,似乎每个女人的第一次都会有泪。

方强拿来纸给她擦干净,帮她穿好衣服,脱下自己的T恤给她。然后带她走了出去。

那几个人玩的正欢,看见他俩出来满脸淫笑。

以下还是小夏的话。

“强子,你他妈也太挫了,还没20分钟吧。”小松看我们出来拿出手机看了看对大伙儿说到。

“是处吧?这次小费可要花点了!”金哥也哈哈笑起来,从他眼神里我能看出来他根本不觉得我会是处女。

“你们也太不仗义了,我不在的时候就玩输了穿衣服是吧。”方强看着丽华和芳芳说,他没有理会他们的话,拉我在他身边坐下。

那晚,方强没有回家,他开车带我去了附近的一个宾馆,让我好好洗洗澡,然后领我下楼吃夜宵。

他基本上不怎么说话,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我当时也很混乱,只是知道这些都会过去。

那天晚上他让我躺在床上,在我旁边坐下一直抽烟。

后来他开始和我说话,第一句话是:“弄疼你了吧?”

我看着他摇摇头。

“你多大了?”他掐掉烟问我。

“19。”

“哪里人?”

“山西。”

“怎么在这种地方上班。”

“我堂姐领我来的。”

他沉默了一会儿。

“你想要多少钱。”他不再看我。

我盯着他一句话不说。

“我结婚了,刚才我喝醉了。”方强很后悔的说道。

我还是不说话。

“十万够吗?”他问我。

听到这儿我再也听不下去了,我从床上下来,拿起我的包往外走。

“不能走!”他过去拦住我,把我重新抱到床上。

“我没办法对你负责。”他始终不敢看我。

“我很困,我要睡觉了。”我闭上眼睛,感觉好累,真的好累。我什么也不想想,沉沉的睡了。

第二天早上,我看见桌上有一张银行卡,卡下面有一张纸条上面是密码。

那晚,方强没有睡,早上五点的时候,我还看见他坐在沙发上抽烟,他应该是六七点走的。

我没有要这张卡,后来他和一些人去我们那儿的时候,我还给了他。

转眼又是周末,方强他们又来唱歌,这次金哥没来,是另外一个什么副局长,小松也在。因为我唱歌还算不错,所以小松喜欢点我。我唱完他们点的歌,小松让我到副局长身边坐下。

那个什么副局长很不是东西,一开始还推辞说算了算了,后来我坐下之后,灯光一变暗,他就动手动脚,最过分是是他尽然想碰我的私处,当然别人不会察觉到。

我很气愤的反抗,方强就坐在我们旁边,他肯定知道这个局长的为人,便说:“小夏,去给我拿盒烟。”我拿着方强递过来的钱走出包间。

“不是有服务员吗?让她出去干嘛?”小松不解的问方强。

方强没搭理他跟了出来。

我站在拐角处的栏杆上掉泪,他走过来把我揽到了怀里,吻了吻我的额头。

从那时候起,我以为我和方强开始恋爱了。

我当时没有想很多,我只是觉得和他在一起很好。我希望他对你比以前更好,我也觉得内疚,我觉得对不起你,但是我只是想就一段时间,就这段最难熬的时间,我希望有个人来让我依靠。

梦丽姐,我好不要脸啊。我对不起你!

说到这儿,她又嘤嘤的哭了起来。

在这之后,方强安排小夏做了服务员不再陪唱,后来,她和方强分开后才又重操旧业。

方强当时是心疼她的,爱情算不上,但是他不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人。

九月份,小夏过生日,方强请她出去吃饭,那晚是他们真正的第一次正了八经的做爱。

给她过完生日已经很晚了,他们便一起去了旅馆,这次,方强没有走,很难理解他的心情。

也许,那个时候,他也把小夏当作自己的女人,自己专属的女人。

一起洗过澡,他和小夏彻彻底底的发生了关系。

我好奇的问小夏,你到高潮了没?

因为我很难到,十次才有一次。小夏说她那晚到了三次。

我苦笑,也许这就是方强以后要和她同居的原因。

至于他腿上的齿印,我想应该是他教小夏给他安抚下面,但是小夏不熟练才留下了犯罪证据。

这大概就是他们从相识到确立情人关系的大致过程了,其实很简单的故事。

好了,这就是过去他们发生的种种事情了。

那天听完这些,我觉得又可恨又可笑。

方强,一方面确实该千刀万剐,背叛我,破了人家的身,另一方面,他又不是一个禽兽不如的人。

以后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什么样子,他们又是怎么分开的,我想以后我也会慢慢知道的,我无法用别的小三的故事去设想他俩。

总而言之,春节我和方强重新开始后,小夏就搬回了公司,开始了自己的生活。

这个过程很折磨人,也很容易让一个人成长,虽然,小夏看起来还是像个懵懂的孩子。

从始至终,她没有觉得方强对不起她,反而觉得自己是罪人,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

我心里一直不愿意承认自己的男人是这样的人,我总是护短,这完全是因为太爱方强。

我爱他远远超过任何人,包括欢欢,爸妈。我承认自己是对他不够好,但是对一个人的爱和对一个人的好并不一定那么相关。

对于我们的感情,我也说不清道不明。

方强很疼我,我前面也讲过,我没有见过这样疼老婆的男人。

这时已经是07年秋天了,这些事情,无论怎么样已经过去半年了。

那时候,天气还是蛮热的,小夏穿着睡衣坐在我床上,跟我讲着这些事情,一眨眼就过去了几个小时。

我很困,想睡一会儿,让她也躺下休息一下。

她靠着我躺下,洗发精的香味很清淡,我凑过去闻了一下感觉放松了很多。

我拍了拍她:“谢谢你,愿意告诉我这些。”

“梦丽姐,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小夏抱住我说。

“傻孩子,睡一会儿吧。”我搂着她,像搂着欢欢一样。

那天下午,我搂着她睡了很长时间,醒来的时候都五点半了。

我出去开车的时候,小夏站在店门口静静的看着我。

近似亲情吧,她是个没妈的孩子。

又到小夏的生日了,去年是老公陪她过的,今年却换成了我,提着生日蛋糕,我自己也觉得一切都很荒唐,比小说还是离奇的多。

我给她买了一部新手机,她很开心,亲了我好几下。

看着她像个孩子一样,我心里也挺高兴的。

和方强重归于好之后,我再也没有提起小夏,小夏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但是他却不知道小夏在我这儿已经半年多了。

也算是一种补偿,毕竟,小夏只是个孩子,方强只是一时的冲动,以后总会有一个好男人照顾小夏一辈子的。

至于方强,这一次已经足够他记一辈子了,以后应该不会再有这种事情发生。

至于我和小夏之间的感情,出现转机的是07年农历十月

十月份是我的生日,在家和家人过完生日的第二天,我去了三号店,那晚,我请店员吃饭。

饭局上,店员都送给我一份小礼物,小夏最后才拿出了她的礼物,是一件手织浅蓝色贴身毛衣,款式很时尚。

我看着礼物很惊讶地问她:“怎么没见你织。?”

店长抢着回答:“小夏都是晚上织的,还要我们保密。”

“谢谢小夏啊!”我接过毛衣。

“还有这个!”小夏又从包里掏出一个水晶盒子。

“里面真的有一千个幸运星,我数了好几遍呢!“

看着亮晶晶的盒子,和里面的幸运星,我真的很感动,一时说不出话来。

小夏太容易动真感情了。

晚上,我在三号店住下,我让小夏去我房间聊天。小夏现在放开了很多,穿着睡衣,脱掉拖鞋就爬到了我的床上,她在我床头横躺着,我靠着枕头看她。

“梦丽姐,我给你按摩一下吧,我以前和同事学过,很管用的!”她一下子坐起来。

“那我试试你的手艺吧。”

我也经常去美容店做指压,按摩,很喜欢这种休息方式。

小夏手很小巧,但是也很有力度,柔软适中,隔着睡衣给我按摩。

“小丫头,还真有一手。”我趴在那里很享受。

“小夏,隔壁的小李经常来找你,我看他对你有意思啊?”我问她。

“哪有?”小夏反驳道。

“还没有呢,你过生日的时候,他送你一个手镯,那可不是份薄礼,要不是对你有意思,一个男人怎么舍得。小李人也不错,不过,你年纪还小,也不急。”

我闭着眼睛慢慢的说道。

“我就跟着梦丽姐了,一辈子给你打工。”小夏认真的说。

“傻孩子,还是没长大啊!”我睁开眼转过头看她。

“才不是,我自己很明白,从来没有人像你对我这么好过。”她停下来看着我。

“方强呢?”不知道为什么,我可以做到在方强面前一次不提徐夏,但是在徐夏面前,我却总是提方强。

“没有,只有你对我是真心的好,只有你对我最好,梦丽姐。”说完这些,她像个小孩子一样趴在我怀里哭起来。

“别哭了,都怪我,都怪我。”我边给她擦泪边安慰她。

当时我是什么样的感觉?

就是一个人完全把自己给你的感觉,从来没有过。

方强和我彼此还是有些独立的,我也从来没有过他完全属于我的感觉。

而此刻,看着小夏,我觉得她就像我私有的一样,完全信任我,没有任何主见,可以听任我的安排。

真的不可思议,怎么会有这种事情发生。

我对她其实根本没有多好。

人真的很奇怪。

刚此写完,尽然显示没有登录,好吧,重写。

那晚,我们靠在一起睡,窗外下起了雨,她给我讲他们怎么种枣,怎么大枣。他们最讨厌下雨天了,一下雨枣子就烂了,没有小贩来收,一年都没有钱花。她又说她妈妈在她弟弟不满三月的时候就跑了,那时候她才七八岁,每天都要洗衣、做饭、放羊。

她讲着这些事,并不觉得吃了多少苦。

我看着她:“下雨了啊,害怕了吗?”

她一下子紧紧的抱住了我,扬起头看我。

从她小巧鼻子里呼出的气息搭在我脸上,她一直那么看着我,充满了,我想应该叫做“渴望”。

对于“lesbian”我了解,也并不反感,但是我从没有想过自己身边会有les,也没有想过这会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一直觉得小夏会不顾一切的爱上一个人,只要首先对她好,无论对方是什么状况。她需要的是一种感情,由感情才衍生出其它。

气氛越来越暧昧,我本想摸摸她头发说睡觉吧,但是她却慢慢靠过来吻我的唇。

我没有办法阻止,我怕让她受伤。另外,我也有私心,我很好奇两个女人在一起,也觉得很刺激。虽然,我平时也算冷静,但是,我当时觉得很刺激,也很兴奋。

只是一瞬间一个想法从头脑闪过,那晚我便犯下了错。

“两个女人,没什么的。”这就是那个很不理智的想法。

她试探着把小巧的舌头伸进我嘴里,很小,很滑,很暖。

我也慢慢兴奋起来。

那时,我确实也做不到停住。

因为我没有面对过这样的场景,一个这么喜欢你的女孩子,无比的渴望你。我也是觉得很刺激,以前和方强做爱,我总是不够兴奋,此刻,我却是那么兴奋。

我试着抚摸她。

我体型偏瘦,胸部和臀部一直是我的遗憾,虽然还凑合,但是总觉得不够丰满。而小夏,肉肉的,身上很软,她的胸很漂亮,圆鼓鼓的,屁股也很圆润,手感非常好。

没抚摸几下她就小声的呻吟起来。

我小心的用手背试了一下她的私处,全是水。

她很想要,但是,我怎么给???

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侥幸心理让我犯错,想想这个,我觉得自己还不如方强坚定,说来惭愧,同一个女人,我和方强竟然都会失足。

我像方强和我做爱的时候一样,亲吻她的胸,吮吸她的乳头,另一只手揉搓她的阴蒂,很快她就高潮了,看着她扭动的身体,双腿紧绷,我也忍不住兴奋的呻吟。

小夏很敏感。

等冲动过去后,我当然后悔不及,觉得荒唐,羞愧的无地自容。我不爱她,却这样做,和禽兽有什么区别。

小夏蜷缩在我怀里,脸上一片潮红。

“梦丽姐,我就是你的。你让我死,我都愿意。”

看着单纯的小夏,我很难理解,虽然见过很多奇人怪事,至于小夏这种,我未曾听说。

她不成熟,难道我也疯了吗?那晚之后将近两个星期,我没有去三号店,每次想起来,我都觉得羞愧难当。

怎么说呢,现在想起来,觉得很过分,而且很荒唐。

并不是有意的指责lesbian怎么样,但是我心底还是认为男人和女人的性爱才是健康和谐的。

后来,我又像往常一样去三号店查账,进货等等,和小夏像以前一样姐妹相称,只是,心里还是有些难以抹去的屏障。

又是腊月,我和方强一起去超市买年货,他非要给我买一件很贵的首饰,我不想要,当时我正打算再开家干洗店,我想直接把我看好的铺子买下,所以想该省的省一下,毕竟还有别的开销。

他非要买,没有办法,方强很大男子主义,一般我是劝不动他的。但是回家后,我又感觉这件首饰真的不是很适合我,太俗气了。因为很贵重,我不可能放在那儿算了,所以让方强带我去调换,但是他死活不去,嫌丢人,说不合适就不带好了。

我当时很生气,和他吵了几句,他平时花钱就大手大脚,正好我一直没有说,所以那晚,我说的也有些过。

最后他也火了,

“这是我赚得,我想花就花。鸡巴的,给你买个首饰你还没完了,不要扔了。”他从客厅走进卧室,重重的带上门。

我差点被气死,我想你他妈的牛什么,一年赚的不知道有我多吗,还牛呢。

越想越气,我便驾车出去了,在路上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想想去三号店吧,正好今天说发过来的一批货质量很次,我去看看。

在店门口停下车,小夏给我开店门,进去看过货,交代好,我便上楼休息,很委屈,很难受。我觉得一个女人做生意,真的很不容易,他从来没有说过让我放下手中的生意。以为我愿意在外面打拼啊,累死累活为了什么。

那晚,没有发生什么,经过那一次,我已经后悔的不行了,我不可能再犯这样离谱的错误,所以,没有让小夏进我的房间。

人有这么不坚定吗,还是我骨子里也有对女人的渴望。

很多时候,我是早上性欲最强,那天早上也是,非常想要。

小夏正好过来给我送包,昨晚忘记带上来。

看着她,想着那晚的事情我忽然有些眩晕,我把她拉过来亲吻她,很粗鲁。

我心里还存着对方强的怨气,凭什么,一个女孩子都可对我生死想死,我对你方强比对任何人都重视,你却对我这么残忍。

小夏很配合的和我亲热起来,她的心中,那时候应该只有怎么让我开心,怎么让我满意。

越吻越默契,她趴在我的身上亲吻我的脖颈,胸,腹部,然后是私处,很温柔,很甜热。一次次的舔舐,加上我很想要,很快我便到了高潮。

这是将近一个多月以来的第一次,我也不清楚为什么,我和方强每次时间足够长,我却始终到不了。

我看着小夏,紧紧抱住了她。

就像是我的附属物,在她看来我竟然成了所有的意义。

年轻人真的不可以遇见坏人,特别是像她这么傻的。

我偏偏不是好人。

方强作为男人都不能给她未来,我更不可能。

那这一切又是什么呢?

我的理智呢?

理智与人性肉搏剩下的是破败和荒诞。

文章转载于:www.027xo.com
推荐阅读:
·情感故事 竹茹 竹茹的好处和坏处 竹茹的多种功效
·情感故事 处男请离我远些 我不爱你
·情感故事 现代女人们的八大极品隐私
·情感故事 捉奸失败 我被小三扒光踢屁股
·情感故事 他和三个女人的婚外性爱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