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实情:我和公司漂亮女同事的性经历(6)

  走到一个隐秘的地方,我突然停住脚步,再一次吻住雪得香唇。雪有些迟疑,但我双手箍的她动弹不得。雪也不在抵抗,这次更加贪婪,双手更加放肆,我将手伸进雪得衬衫里,向后感受她如脂玉般温凉的皮肤,向前轻揉她生挺的双峰,彼此忘我,我吻着雪如同画笔勾勒的白颈,雪也配合着我,嘴里兰气微喘,一片未语先娇媚的样子。我渐渐离开雪的嘴唇,审视雪的柔情似水,雪却仍然闭着眼。“雪”我轻声的换着她的名字。雪掀开双眸,眼神明澈,似有泪花。我心中无限疼惜,对她耳语:“对不起,是我的固执伤害了你。”雪轻轻的吻了我一下,眼带笑意:“不怪你,感情来的太快,我也没准备好。”

  “那你为什么?”我看着雪委屈的泪水,心中内疚。“没,我是有些高兴。”说完,雪抱着我。此时此刻,芙蓉帐暖,琼枝玉树,再没有那种恼人情味了。这似曾相识的感觉让我欣喜。我对雪说:“雪,我从没想到你还能回来找我,爱情来得太快,我躲闪不及,如果会失去,我宁愿从没得到过。伤害你,不是我的本意。”雪握着我的手,颔首轻轻道:“我懂。”走了一会,雪的车就在眼前了。我有些依依不舍,雪也不言不语,像在等我说什么似的。心里话,我不想让雪走。我承认我的确有了心辕马意,可是谁愿意让钟情许久的两颗心再次分开呢?

  如此善解人意的佳人,就算相隔只有寸许,也如天各一方,远在亿万光年之外一般。孤帏夜久,单枕难眠。如此好辰良景,不趁热打铁,难道还要在天黑之后,皱着眉儿,万般追悔吗?男人,该霸道的时候就不要唱着昆曲,在那里甩袖闷骚了。我想让雪留下来,可是不知道怎么开口。我看着雪,又看着她的车,多么优秀的女人,我30岁能这样成功吗?恍然间我有些自卑了。雪看着我的样子,问我:怎么了?我嘴角勉强的挤出了笑容。雪轻轻的叹了口气,缓缓的走向我,十指与我紧扣,轻轻的抚摩我的小臂,对我说:“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你吗?”

  我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雪说:“该有的我都有,可是见到你,我觉得自己有时候像个女人了,看着你沉默不语,让我觉得有些好奇,有些心疼,你比我都现实却并不势利。因为工作,我胃痛,饭后有时打嗝,只有你在意,教我多喝红茶,我工作被人误解,也是你先帮我找到教授,周围也会有人给我问候,给我关心,可是只有你,是在不言不语间帮我解决问题。我想找一个能给我主意的人,。女人太坚强,总是很累。”

  雪轻轻的靠着我,轻轻的搂着我的背,轻轻的对我说:“我知道你想什么。”我心中有些酸楚,同样的如花美眷,同样的似曾相识。女人越是这样,我越觉得自己该做到更好,这不是不是女人的权利,男人的义务,而是作为男人,就该这样。雪搂的更紧。我抚着她的头。曾几何时,这份责任让我不忍觑花,意气之下,我抽刀断水,举杯消愁,

  可是醺醺残酒之后,便是不可救药的朝思暮想。而现在,我不能再失去这样的机会了。至少我不该排斥这样认真的感情,我已伤害过雪,不能再让痛苦化作相思泪,伤人伤己了。我看着雪,雪俏皮的冲我眨了眨眼睛,我微笑,不再那么僵硬,我突然发现这个女人的内心深处,有着对爱情的憧憬与渴望。她的俏皮是希望被宠的暗号。我微笑,不语。雪撅着嘴,问我为何不说话。我板起面孔,问她是否已准备好?雪吃惊,好奇的问:要干嘛?我突然把她抱起,她“啊”的叫了一声,搂住我的脖子,我跑着,捧着她回到家。打开房门,我们相视,气喘,搂抱,她轻轻的捶打我的胸口,示意对我乱来的惩罚。

  我不抵抗,任她放肆欢闹。我只是笑着看这她,她逞意之后,也许是累了,也许是倦了,也许是心动了。细细的汗水渗出她的鼻翼,睫毛忽闪,娥眉跳耀,我好想扑过去,点绛唇,潮湿的面容被灯光打得粉嫩。我紧紧的盯着雪,雪有些紧张,喘着气,前胸忽前忽后。我脑子有点热了。我走过去,抱住雪,雪慢慢的闭上了眼睛,我们拥吻在一起。吻得时间越久,心中的热火越难以自持,此时此刻,我的欲望溢出就像雨水,我的手伸进雪的衣服,时而抚弄,时而撩拨,我有些忍耐不住,可还是心中告诉自己要控制,控制。

  雪迎合我,时而侧头,时而仰首,穿过雪衬衫的我的手,解开了雪后背的挂钩,裤子的纽扣,之后,我猛地抱起雪,几乎是和她摔在榻上。雪“啊”的叫了一声,我退去雪的衬衫。讨厌的遮羞布松松垮垮的赖在雪的身上,遮住了雪最迷人的部分。一套蕾丝,把雪雕刻的优雅,羞涩。

  我几乎是扯掉了雪身上最后的保护,雪不敢看我,我放纵的在这对圣女峰上,亲吻,抚摩。顺着完美的曲线向下,享受那柔软的小腹,迷人的肚脐。雪弯曲后背,扭动身体,极力的配合我,我撩拨她的花蕊,滋润她两股之间,一会像新荷蜻蜓,点到为止,一会如狂蜂浪蝶,暴风骤雨。雪已经湿润,我血涌气冲。。我压住雪,她胸前的柔软顶住我,两颗梅花,碰触的我腾云驾雾一般,那份妩媚,那份担当,是我生命中最美的难忘,

  我从背后抱住雪PG的两团肉,反复用力的冲刺,雪口中嗯啊有声,娇躯乱颤,我控制不住,如瓢泼,如雨泄,没有十分钟,便释放干净了。这段时间的我和雪,如同坐标轴上的震荡波,或近或远。酝酿许久之后在此刻喷薄而出。刚才的千里火云烧空,现在西郊风尽无雨。佳人在旁,却自觉多愁多病。

  愁夜短,催促少年郎。刚才的温柔乡里,雪对我的浓情蜜意,我对雪醉倚芬芳。佳人自有风流,何必独诉枯肠。我看着雪,雪似懂非懂,紧紧的依偎着我。雪偎吾身。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刚才的热情让雪香液淋淋。雪枕着我的胸口,对我说:“你喜欢我什么?”我笑着对雪说:“当然是你的灵魂,难道是你的肉体啊?”雪轻轻的戳了我的头,嗔怪道:“就知道你一肚子坏水。”

  我吻了她的面颊。“那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我的?”雪搂住我,认真的问。我陷入一阵沉默,从哪开始呢?似乎是张家界的那把篝火,让我回眸一望,从此相视而笑莫逆于心。我竟然有些不清不楚了,但是我彻底的明白,此时此刻我是深深钟情于雪的。雪看了看我,等着我的回答,我笑而不语,反而问她:“你呢?你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雪想了想,说:“应该是那次饭后,你去买布。”

  我微微向上挪了挪身子,雪也顺从的拉了拉被子,接着说:“以前对你没什么印象,那次看着你带着我和小宁去买布,看你那个认真,觉得你挺有趣,从那时开始,就慢慢注意到你了,后来听宁告诉我,你在车上计划线路,我先是觉得好笑,后来是觉得可爱。你说着别人的故事,什么长孙太宗的,其实更像说你自己。我知道你一定会有过去,虽然你不说,但是那夜长凳,你沉默的样子。”雪没说完,又使劲的把面颊贴在我的身上。我仍然不语,雪说的没错,我的确心有不舍。雪继续:“去青岛之前,经常看到你去书店,觉得你蛮有心的,现在读你那种书的人不多了,其实那个时候就对你有点动情了,吃饭时你对我说我总打嗝的事情。”

  我听得有些感动了,我问:“那那天晚上,咱两一起的那晚……”雪打断我:“我也不知道,只是你胆子也太大了,我想过也许会有那么一天,但是没想到会那么快,我都来不及。”擦拭干净之后,雪让我背着她回去,我当然乐意,我们舒服的躺在卧室里。彼此依靠,体味温存,片刻之后,便一起入睡了。早上,阳光透过玻璃窗,斑斓出五彩,铺满大床,雪在我怀里打盹,伸着懒腰,起来慵整纤纤手,金色撒过,粉红剔透。雪说还要赖会。我当然乐意。我侧躺,雪也侧躺,用后背紧紧靠着我的前胸,使劲的挤着我。就像一支避风的小船,急于入港一样。我两蜷缩成同样的姿势。雪枕着我的左手,我用右手抱住她,雪靠啊靠啊,我抱啊抱啊。

  整个被窝都被雪香透。我的手慢慢挪向雪胸前的两团温柔,抚摩,揉捏,那里的软绵让我着迷。雪轻轻的用臀靠向我两股之间,我鼻子滑过着雪柔美的背,私密之间因为我的膨胀而显得拥挤。雪似乎意识到还是她也在等待着什么。我翻过身去,眼前尤物意中人,轻细好身腰。雪迷人的笑着,问道:还没饱?我说:“一笑一倾城,百媚做中生。”雪听完之后有些害羞,脸色红润。

  我微笑,雪低眉,我看着雪,雪充满好奇,我问雪:热吗?雪说:有点。我掀开被子,雪吓了一跳:干嘛?我背起雪,进到卫生间,我告诉她,咱两一起冲个澡我打开水龙头,在同一个花洒下,清流如雨,湿气如云,我们站在一起,看着彼此,看着倾斜而下的清澈,回味水帘幕后的朦胧。雪和我慢慢靠近,嘴唇贴在一起,水打在瓷砖上,如我心跳跃,水拂过雪的身体,汇成阵阵涟漪。

  我抚摸雪。与水交融,美不能持。心里涌起万分火热,我们彼此揉起泡沫,我擦拭雪。雪笑着似躲非躲。我让雪帮我擦拭,雪欣然承受,拿起浴球,当到我隐秘处时,我那里早已喷薄欲出了。雪扔掉浴球,我有些紧张。雪突然抱住我,主动吻着我。身体不停的磨蹭,我情不自禁的抱住她,雪慢慢的向下,用手摆弄我那里的火热,她轻轻的问我:需要吗?我吃惊了:你确定?

  雪慢慢的跪倒在我的面前,开始用温热的小口,套弄,我腿有些发抖了。雪好像有些吃力,并不熟练,我有些意外,也有些感动,在不能把持之前,我拿了出来那天早上,我们激情如火,换了很多姿势。做了很久。我们折腾了许久,日上三竿,我起来做点吃的,熬了点小米粥,雪有些不满似的问我:“干嘛总吃这个啊?昨晚就是这个。”

  我白了她一眼,不经意的说:“昨天晚上本来我是吃小笼包的,但是你来了,因为你胃口不好,所以我才临时换做小米粥的。”雪听了以后,没有说话,我在厨房,等了好久一直很安静。我问你在哪呢雪?可等我回头,发现雪已经泪流满面,在我面前,慢慢靠近我,什么也没说,抱住我许久。我唤着雪,雪依旧抱着我不动,在我面前,雪有时候稚嫩的像个懵懂的姑娘,羞涩腼腆。

  有时候智慧的像个成熟的女人,风姿绰约。微微的照顾会让她感动许久,沉沉的负担她却一笑而过。雪的确优秀,30岁取得了别人半辈子的梦寐以求。冷静时,青山澹澹,热情时,秋水盈盈。她有了所有该被人嫉妒的理由。她站在那里,让人向往,可也无法靠近,高处不胜寒,她那里的景色风高云淡,稀疏的空气让雪感受不到普通人该有的安慰与关切,

  她的非凡让很多人望而生畏。这也包括我。我慢慢的推开雪,低着头,看着泪眼婆娑的双眸,问雪:怎么了?雪抬头,说:没有,只是觉得有些幸福。我笑着回答:你的幸福好廉价啊,一碗稀粥,一杯薄茶。雪认真的看着我,郑重其事的说出了至今仍让我难忘的话:你就是我的幸福。我搂住雪,轻轻的吻了吻她的额头,心中犹如萧然月下。能和雪在一起的人一定是幸福的,但不知道我能幸福多久。我轻轻的对雪说:够了,能和你如此,我已经够了,能浓情三月,就算断肠十年,我也毫无怨言。雪有些激动,搂着我的脖子,吻了我。在初秋的阳台,将此风月留存。缠绵过后,我和雪一起吃饭。

  下午,我们想一起出去走走,我们手牵手,走到江边,三山颜色虽好,不如红颜一笑。雪似乎也放开心扉,如同恋爱中的女子,挽着我的胳膊。自信,享受。与她在一起,没有杂七杂八的问题,也没有谁是谁非的任性。只是体会这来之不易的确定,分分秒秒的真心。晚上,雪提出要为我露一手。我笑着答应了她。回到家里,一阵忙碌,雪不让我插手,让我等着她的召唤,当她将一顿丰盛的菜肴摆在我面前时,我才了解我那些只是路边摊而已。雪温柔的扶着我坐下,耐心的告诉我这是什么,拿着筷子,笑着看着我品尝她的厨艺。干练的雪竟然如此懂得生活。让我有些意想不到。雪说,虽然住的好,但是自己一个人,所以大多数都是凑合而已。现在不一样了。两个人吃饭还是比一个人开心。

  习惯孤独的我,从没被人如此重视过。我能力有限,但是志存高远,我也愿飞骑引雕弓,弦停双雁落。可是心里觉得,说的太多,若没实现,只是空言无补,徒资叫嚣。寂寞中已经体会,理解你的人不需解释,怀疑你的人解释也没用的道理。反而自己会有对牛弹琴,鸡同鸭讲的感觉。回首向来萧瑟处,何妨吟啸且徐行。我接受女人,却逃避爱情,凄凉时节,韶华易老,我曾想,人生百年有几,倘若生活不予,我将徜徉书海,终老此生。总是担心你要的幸福我给不了。

  误人子弟,在我看来,等同谋杀,我对大学女友念念不忘。可短时间内,恐怕难以给她优渥的生活,这让我陷入无休止的自责。从此以后,我相信浮生只当樽前老,一人痛总比两人疼要好。雪现在对我的态度,让我受宠若惊,时而如临深渊,时而如履薄冰。太美的事物总是来的快,去的也快。所以当有人对我热情,我毫不在意。因为总有冷漠降临的一天。在笑之前学会哭一直是我的人生哲学。如今雪的温存,雪的体贴,雪的柔情,都似水一般,在我如铁如石的心中滴答不停。她用一个女人特有的雨暮云朝,灌溉我干裂许久的深愁苦痛,悄悄的上演,水滴石穿。吃过饭,我与雪一同清理碗筷,如同夫妻,相扶相持。

  一切完毕,雪提出要看看我的书房,我带着雪走进我最重要的地方。书籍虽然散乱但是很有规矩。雪认真的看着我读过的书,我坐在椅子上,看着雪的手指轻轻滑过书背,就像滑过我的脸颊一样亲切。雪问:好多书啊,全是你买的?我点点头你好像很喜欢看书。雪坐到我的腿上,问。

  我颔首表示同意:书对我来说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我可以借给你钱,但你觉不会借给你书。书中有颜如玉,黄金屋,书中有成功的范例,失败的典型,从书中你可以吸取先辈的教训人用来识别今人的陷阱。读书让孤独变得理智,平和。性格的缺失让我在人际交往中显得很被动,可是书,可以提供额外的经验。书是我最好的老师。雪听着,不言不语。眼中似是赞许。

  轻轻的对我耳语:怪不得宁说你怪。我笑着回答:我一贫如洗,只是一个穷书生而已。雪撅着小嘴:可别这样说,书到用时方恨少。我应承道:百无一用是书生。雪摇了摇我的身子,歪着头对我说:你好像有时候有点自卑。雪的一句话,如同一支穿云箭,刺痛了我心中的阿基里斯之踵。我陷入长时间的沉默中。雪似乎意识到什么,有些害怕,一会摇摇我,一会摸摸我的手。

  我了解雪的心意。雪轻轻的问我:到底怎么啦?是不是我说错了话?我想了想,对她说:你说的没错,我的确有些你说的那样。这也是我一直对你我之间有气无力的原因,你太优秀了,感觉你的到来,就像是横空出世一样,我们的感情来的太快,让我惊喜却也担心,不是说我没有准备好,而是我没有准备你这么好的女人。说完我低头,不语,雪听到,捧着我的脸,眼中有了些许心疼,些许懂得。

  雪说:我明白了,为何你上次那样对我,我和你一样,也是害怕,我也害怕会af文章网_afbbbb.cc让你觉得我轻浮,也会害怕被人拒绝。可我没想到你会比我还要担心。是不是我的某些成了你的负担?我摇摇头,握住雪的手,说:负担我一直有,与生俱来。那不是责任不是义务,是天赋而已。只是你的完美让我觉得自己突然相形见绌。雪有些感动,告诉我:不要那么说,如果不爱你,青岛我也不会让你进我的门。其实我早就喜欢你了,你牵着我走出皇陵,我就已经认定你了。

  说完,雪抱住了我,不让我说话。我有些心酸,也有些难过,心酸雪的善解人意,柔情似水,难过自己的一事无成,不思进取。我轻轻的对雪说:如果有一天我不争气,让你怒沉百宝箱呢?雪搂住我,大声说:不会的,你不是李甲。许久,雪说:你抱着我?今晚我要你抱着我。雪像个孩子,似乎在用这种方式宣告她对我的爱意是多么的不可撤销。我抱起她,走到床边,慢慢的放下她。雪轻轻的对我说:该有的我都有了,除了你。

  心中虽有感动,可是雪越是如此越让我紧张。害怕只是海市蜃楼,美景虚设。雪撅着小嘴,要我吻她,我怎能拒绝?和衣拥被不成眠,一枕万回千转。如果雪是一场梦,那么就让我一醉不醒吧。我们彼此褪去身上的伪装,徐徐靠近,雪对我说:现在的我,赤裸裸的在你面前,你还怀疑什么呢?说完雪的手臂穿过我的腋下,清凉的在我的后背,后臀拂过。我慢慢抱住她。今晚的我,显得笨手笨脚。温柔之后,我怜惜的抱着雪,雪瘫倒在我的身上,柳腰花态娇无力。雪轻轻的对我说:我爱你,FL。

  我轻轻的吻了吻雪的额头,紧紧的搂住了她。雪说:我只要你,只要你好好对我就足够。周日,吃过早饭,雪决定回去,我也觉得呆的太久了。我们最后温存之后,雪缓缓驾车而去。两日的激情让我有些疲惫,下午我窝在沙发里,睡了很久。再睁眼发现天已经黑了。我起来冲了一杯清茶,让自己沉重的脑袋有些生气。热气还没散去。雪给我打来电话,告诉我说很想我,问我干嘛?吃饭了没?我慵懒着伸张着腰肢,告诉她过会会买点茶点,一抹绿茶,几本古书,倦了就睡,明天还要上班。

  雪问我:如今咱两不同了。如果到公司该怎么称呼彼此?我笑着,对她说:不如夫人,相公好听。雪说太明显了。我知道雪是担心,我们虽然现在如此亲密,但是在一个办公室下,很多事情还是很不方便。这点她跟我很像。我问:不如你叫我张生,我叫你莺莺。雪被我逗乐了。骂了句:你倒是真有闲情逸致。我说:那就如平时一样。为夫人做牛做马。雪笑了:呵呵,你可记住了。几句问候之后,便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我到公司,雪已经到了,我去倒了杯水,宁跟在后面,这个丫头,虽然违背了我们的约定,但是若不是她,也许我和雪不会到这步。宁抿着嘴,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我,有些怯生生的。“那个,FL,我把你的事情告诉雪了。”宁看似有些委屈,我恐怕该感谢她吧。我说:“我告诉你别说的。你这样我以后很为难啊。众矢之的。”宁看着我不说话了。我心里只是想吓唬吓唬她,可看她零落难过的样子,我到觉得自己有些不地道了。我说:算了,雪告诉我了。只是这事不能再让别人知道了。宁看着我,像是得到了特赦令,顿时桃花笑靥,拍着我的肩膀,说:我就知道你不会计较的。我严肃的看着宁:注意风华。赵宁哦哦的点着头。笑嘻嘻的走开了。

  拿着杯子,我颤颤悠悠的回到座位。宁看着我偷偷的冲我笑。我装作没看见,宁妹却不以为意。大宝白了我一眼。说我暴殄天物,怎么可以对宁妹如此无礼,宁妹恩恩的表示支持,老张和许杨在旁边笑着看,我回了他一句龌龊。便闷声的回到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了。

  雪的办公室是虚掩的,我看了一眼,虽然看不到她,可我知道她在那里。我们仍然正常上下班,除了该讨论的工作,还是按部就班,如同从没发生过似的。晚上,雪有时候来我的住处过夜,为我做饭,然后一起谈工作,夜里,我们一起云雨,雪似乎对我特别依恋,只要和我在一起,总是抱着我入睡,特别喜欢我从后面抱住她,抚摩她的一切。说这样很有安全感。我们周末有时候一起看电影,不过都是我拿主意,雪以前不怎么爱看电影。喜欢一个人,慢慢的就会变成一个人。雪对电影有了认识是跟我在一起之后。雪曾经问过我,空闲一般我都做些什么。

  我说读书跑步看电影。雪笑了,你自己一个人也看?为什么不看?我反问。我去看电影,又不是去谈恋爱。非得成双成对才有资格?那天,我带着雪去看电影,我们去的蛮早的,人不多,中间有很多好位置,我选了中间稍微偏左的位置。雪有些奇怪,中间这么多空座,干嘛非要坐的偏啊?我笑着对她说:电影的拍摄取景就像一幅动态的图画,是导演在胶片上的创作。雪疑惑不解:这根我的问题有什么关系?雪有些好奇。我说:大多数的画家和普通人一

  样都是习惯右手做事,所以在构图的时候图画的主题通常偏右,如果在中间看,视觉容易分散,右面看会有挤压感,只有在中间偏左的位置,才能把发挥荧幕画面的最大美感。所以在电影院,中间偏左的位置最好。雪看着我,有些吃惊:天,你到底有多少事情是我不知道的?你这么会注意到这些东西的?我平静的说:因为看的多啊。你以为我看电影只是看着玩啊?其实一场好的电影可以启发更多的美感。

  只是电影的时间有限,很多想法随着情节变化,很快就淹没了,书的好处是让你有连贯的体会,电影的好处是让你有细节的反应。雪眼神赞许: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啊?那晚看完电影,雪跟着我回家,问我许多电影的问题。我其实是很喜欢看电影的,看的电影在猫友里恐怕也算屈指可数了,我会从一个画面中看出有几个分镜头,我告诉她,为什么此时导演会用升格镜头,为什么下一秒中导演会用慢镜头,为什么要用长镜头来表达一段场景,为什么要用凌厉的快速剪辑让我们体验电闪雷鸣。我知道明星,但是无论什么样的明星,只是电影的配角而已。

  从此以后,雪有空就会吵着我带她一起看电影,要么和我一起温习老电影,一场场的看,就像温习我们的爱情一样。此后,我们经常一起逛街,周末我会为雪煮上一碗小米粥,里面放些红枣。我说这是九衢红粉皆难比,晚上我会泡杯红茶,加上些许红糖,我说这是玲珑绣扇茶藏语。雪问我是什么语?我笑着说是我爱你。我们一起双手捧杯,金壶碧酒,不理浮名。睡前我们会看一场电影,看完之后,我芙蓉被暖,依红偎翠。雪还会问我工作的意见,让我帮忙分析她的困惑,解答她的难题。

  这样我们在一起过了几个月。我们始终如此,办公室是这样,家里就是另外一样了。我们彼此都是很理智的人,虽然在办公室见面,也会美好。但总是表现的若无其事。除非只有我们两人,才会牵手,拥肩。回到家之后,雪以她的阅历匡扶我的不羁,我说过这与年龄无关,她的所为,让我感受非常。对于进步,我是急于渴望的。一天周末,吃完饭之后,雪提出要我去她家过几天。我知道雪住的地方很好。听说是龙蟠路,那里房子装潢得体,雪的成就本来就配得起这样的地方。只是我心中有些不太愿意。

  因为自己的差距还是让我无法彻底放开。雪知道我的内心,她说:该有的我都有,我们总该为以后有所考虑啊。雪的话让我惊喜可也有了负担。将来?我的将来在哪里?我心里有些闷闷不乐了。雪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说:如果你不愿意,我不勉强。我笑了笑。就再也没有说话。那晚我的情绪总是不高。雪也没有怪我。依旧用她的身体表达着她的无尽深情。对于雪的成功我是认同的,这个年龄有如此的积累我有时候是有些怀疑的。雪不是处女,可是和雪在一起之后,雪精致的R头和粉润的花蕊也不像是个很随便的女人。

  对于她的过去,我不想问,因为我的过去至始至终也没有对她讲起。我想这对彼此也许都更加公平。百年之后,也许情怀渐觉成衰晚,今日芳尊惟恐浅吧。只是雪对我的爱情让我觉得像是一场意外之喜。此后,雪和我的感情更加稳定,雪曾经问过我以前的事,我有时顾左右而言他,雪何其聪明。雪曾经俏皮的倒在我的怀里,用手指假装着小人,在我的心上画圈,说这里有没有她的位置?我抱紧粘在我身上的这片柔软,轻轻的告诉她:我本多情,人生百年,只有你不休。雪不再说话,只是贴的我更紧。雪曾经想要跟我讲她以前,我总是吻她的额头以示安慰。谁都有过去,或有深刻,或有欢喜,或有不堪,或有悲伤,我不是一个喜欢探听的人,

  但现在的字里行间总有似水流年雁过留声的过去。至少,我们不是一对空虚的情侣,更像宿世的冤家。我们一起吃饭,一起逛街,一起观影,一起赏景,一起听着彼此的心跳,嗅着彼此的味道。时间过的惬意,生活按部就班,却富有生气。雪对我似乎有了些许依赖,有时一周都要住在我这里,我依然开着楼下张阿姨的不是男友就是老公的玩笑,只是阿姨学会了找雪告状。

  这一年,因为雪的出现,让我那种独行独坐,独唱独酬还独卧的寂寞身影有了些风和日暖。雪时而春情无限,时而莺莺燕燕,如同一个小女人的。雪曾经错口:以前我可没有这样呢?在意识到自己失语之后,捂住嘴,像错失的孩子。呵呵,我心里笑道,你这样的姑娘,怎么会没有人见人爱的过去呢?那时工作的事情也少了些许困扰,大家熟络以后,虽也龃龉,但我大都能够忍让,这让我在公司也有不错的人缘。对于雪,我依然能听到对她的不实言辞,但这更多是嫉妒的碎叨而已。

  宁和许杨也有了新的位置,宁跟着雪,雪对她很好,就像宁说的,雪很护着她,宁对她这位雪姐也是很不错的。许杨现在更多的帮老板做一些事情,有点像行政秘书。人说女大十八变,许杨大家最近才发现的,我曾经开玩笑说,一个荆山璞玉,可惜没人识得和氏璧啊。

  大宝和销售的赵子风孙超他们总是逗着小许。小许以前总是戴着大眼镜,后来不知何时,许杨摘下眼镜,梳起刘海,一番打扮之后,我们才知道原来这个丫头这么可爱,小姑娘比我小两岁,念书早,是回族,眼镜一笑眯起来就如同要下雨,潇潇润润。鼻子翘翘的,,嘴唇红红的,牙齿白白的。之前喜欢穿个肥大的运动衫什么的,我总笑话她说你是唱完昆曲回来了吗?一甩手,宽宽的袖口能砸死百八十之苍蝇。现在变得职业了许多,小许虽然个子不算高,可是身材很好。穿着一套修身西服,总让老张乱七八糟起来。用大宝的话说:小腿和小白藕似的。我总是说大宝天淫地荡。大宝总说我装傻充愣。

  实话实说,在公司里,我们也出去过几次,因为和雪的意见统一,我们并没有公布在一起的恋情。又因为级别来说,她是上级,对雪我还是比较客气的。甚至比熟悉以前还要克制,有时公司就剩下我两,倒是会有些举动。雪是个很有分寸的人,我也是个蛮理智的人。所以根本没人看出来。相反这边,于经理我觉得他为人很好,和老张大宝关系也不错。

  财务那些人,没有坑陷雪之前我就看着不舒服,更别说现在了。所以相对来说,跟宁妹和小许就合得来一些,小许属于那种看起来很听话的姑娘,不过我不这么看,这孩子的心就像她那双眼,看着很美,但是美的很深,知道美和懂得美是两回事。宁就好一点,漂亮不说,还开朗,乐观,虽然公司很多小伙子都对宁信誓旦旦,但是宁的条件大家都知道是属于天外飞仙那种。家世好,又漂亮。

  大家也只是爱美之心而已。真到彻头彻尾的追去,恐怕心里都有点退堂鼓。有时候公司组织去吃饭,唱歌,通常都是宁和大宝坐在我旁边,宁和小许坐在雪的两边。有时候,公司一些老人家,老阿姨总是拿我们这些没结婚的开玩笑,宁就总拿我挡箭:我看好F了,你们快帮我撮合。这时我都是说:我已经有大宝了。然后就是哄堂大笑。和小许关系有了熟悉我觉得多少和宁和雪有点关系。宁可能说了些我的所谓的奇人怪事。那时候旅游,小许还没进公司。宁虽然乐观,但是不是个随便的女孩。做事很认真,雪和我都这么觉得。

  有那么两三次吧。晚上和雪温存过后,雪曾经问过:你怎么看小宁和小许?我说:小宁挺开朗,小许挺稳当的。雪也同意我的说法。后来说:你那个宁妹妹好像看上你了。小许对你印象也挺好。我听到,登时心里是有些高兴的,心里也是纳闷。这审美是不是都变了。

  我料想也许雪吃醋了,笑着对她说:我天天在你眼皮底下。再说她两对谁都那样。大宝孙超小赵他们不都是那么开玩笑吗?雪撅着嘴:那可不一样,女人最了解女人了。我搂着她问:吃醋了?雪毫不讳言:是,不过有那么一点。听完,我就一把抱住她,吻着她的嘴,雪轻轻的推开我,有些严肃的问:小宁可比我年轻呢,家里条件也不错。小许也蛮可爱的,我都30岁了。我有些害怕。

  雪说完就不做声了。我搂着雪,吻着她,告诉她说:我只要你。雪有些感动,主动吻了我,我翻过身去,舌尖滑过她的脖颈,丰乳。在一片私密深处,翻雨覆云。雪也越来越努力的迎合我。未完,待续,明天继续更新。。。请记下我们的网址,明天继续来阅读更多的性爱故事。。。

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