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女朋友的屁股 真实乱爱故事 小浪货

第七十五章 我甘愿 三人吃完饭后周暮寒想尽办法支开周亨锡,就是为了製造机会能和沫沫单独说上几句话,可即使再怎么明显,周亨锡仍坐在椅上一动也不动。
望着比沫沫高出一颗头的周暮寒,他就是百万个不放心。
周暮寒终究耐不住性子,狠狠地瞪着周亨锡,愠怒道,「喂,你识大体就赶紧给我滚。」
她对于任何人都是如此直率的态度,脾气也是出名的差,就连对周亨锡也不例外,故意做他讨厌的事情、故意碰他、故意说些暧昧的话语更是家常便饭。
她就喜欢挑衅人,看着人们愤怒又无可奈何的模样。
事实上,她对他隐藏着满满的愧疚与亏欠,毕竟自己的母亲可是破坏父亲和周亨锡的母亲的兇手,可无论是她还是周亨锡,从未开口提过这敏感的话题。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暗自对他好,刀子口豆腐心的人就是在说她吧。
可周暮寒并不知情,周亨锡的心里从未有责怪过她的念头,即便他的态度总是淡漠,但孩子是无辜的,能说什么?
他没想过要牵拖谁,即便这道伤痕狠狠地将他的心付之一炬。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他从此不再相信任何人,直到遇见了她。
「妳才该滚。」他淡淡地撇了一眼周暮寒,不带任何情绪。
(推荐资讯:韩国夜生活实录,更多文章访问WwW.afbbb.Cc) 「我想跟自己大嫂叙叙旧,所以你还是"避讳"一下吧。」
「车子来妳就得放人。」
周亨锡丢下一句话一早了之。
望着离去的周亨锡,顿时,周暮寒扬起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
在周亨锡面前是一个样,在他背后又是另一个样,从方才的举动周暮寒明显的明白周亨锡袒护着沫沫的心态,只有完全的把他支开,她才能好好做事。
沫沫毫不知情自己眼前的女人便是全国通缉的东方娃娃,还笑瞇瞇地拉了一张椅子坐在周暮寒旁,「抱歉,我还误会妳是……。」
周暮寒摊了摊手,表示不计较,话锋一转,「我很好奇的是,那天我说的话,妳真的做了?」
沫沫呆愣地点点头,不解她为何问起这事,不是说人总在失去后才会好好珍惜吗?她当然要好好把握啊。
周暮寒懵了。
虽然她爱捉弄人的心态早已深根地固,却是第一次真的有人相信,而且还是搬石头砸自家人的脚。
可她莫名感到有趣,周亨锡如此冰冷的人,在看到自己喜欢的人失蹤后会是什么反应?
她真是后悔没目睹全程啊。
世界上还有比她狠毒的妹妹么?
「我哥为什么会……痾,不对,妳为什么会看上我哥?」
这奇葩的组合,到底怎么凑在一起的?
她没办法相信周亨锡会喜欢上这种笨女人,也无法相信沫沫会喜欢上周亨锡这种大冰块。
她无法笃信,有必要好好了解一下这个女人是否是真心喜欢并且完全了解周亨锡,她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周亨锡,况且自己对于任何人本来就不信任,除了自己的家人。
「不知道。」
周暮寒不禁暗忖,就连回答的方式也很妙啊,看不清楚思绪呢。
「那妳知道他……。」
「嗯,我知道藏花的事情。」
周暮寒勾起一抹不明所以的笑容,冷不防抛出一把利刃,用力地插在沫沫的心扉,「那妳知道他除了对于心灵上依赖藏花,精神方面也有问题吗?」
「精神……?」
「他平时有在服用抗忧郁的药妳知道吗?」
沫沫愣在原地,抗忧郁?她完全不知道,周亨锡也没跟她提起过。
难道那天撞见周亨锡发作时,他桌上的那罐白色药罐就是抗忧郁的药吗?
「他固定一段时间就要回维斯洛做血液置换术妳知道吗?」
沫沫语无伦次应道,「我……。」
「妳连维斯洛在哪都不知道吧。」
周暮寒冷笑,她的目的达到了。
她更加雪上添霜,「如果妳要跟他在一起,就没办法拥有和一般人一样的恋爱,这并非妳想像的如此,长痛不如短痛,还是分开吧。」
面对沉默许久的沫沫,她嗤之以鼻,让这种笨女人一睹自己的面孔,她也算是荣幸了呢,多少人想见她还见不到啊。就知道她怎么会是真心的,只是傻傻的同情了吧,还真以为自己在演偶像剧呢。
过了半晌,紧盯桌面的那张面孔缓缓抬起,那双杏眸毫无波澜地望向周暮寒嘲谑的眼眸,淡淡道,「这些,和我跟他在一起有关吗?」
「什么?」
「如果是相爱的两个人,会因为这些事情而分开吗?」
这样还谈得上af文章网_afbbbb.cc真心吗?
她蹙眉,冷哼一声,「这可不是家家酒,藏花没有解药妳懂吗?」
藏花是种特殊的药物,要是强制戒除,身体器官就会开始迅速衰败,蔓茱和沙华接管周亨锡的病情十几年,除了压制和减缓,没有根除的办法,若是再拖下去,情况只会越发地严重。
映入周暮寒眼帘的是如同冬天里一抹温暖的阳光,那本该胆怯的女子露出灿烂的笑容,仅说了几字,却是如此的坚定。
「我甘愿。」

第七十六章 烟花意冷﹙上﹚ 眼看着年关逼近,沫沫因为期末报告的事情烦恼不已,摄影课需要缴交一组照片,可她半点头绪都没有,正为此困扰,就在此刻,救星出现了。
她在交友网站开设的摄影帐号前阵子来了一位新访客,谈不上摄影专家,但对此方面有许多经验,对方的帐号上摆放了许多自己的作品,令她不禁啧啧讚叹,也许是因为拥有共同兴趣,两人在网路上相谈甚欢。
这样的状况几个月后的今天,两人决定一起去花展拍摄。
她不禁鬆了一口气,这次的作业算是有救了,她可不想才第一学期就被当。
为此,周亨锡却十分不满,见网友是多么危险的事情,虽然对方是个二十几岁的女子,可两人才认识没多久呢。
直到沫沫再三保证会定时跟他报备,他才紧皱眉头地答应。
沫沫毫不知情,周亨锡维持紧盯着手机定位的APP不动了一整天。
她嘀咕,确定是她男友吗?怎么搞得像她爸爸似的……。
轻啜手中的咖啡,她揉了揉眉头,每隔两、三天,她就会作噩梦,怎么梦就是曾经梦过的那几个场景,可恐惧却没因为次数增加而减缓,使她睡都睡不好,只能凭靠咖啡勉强打起精神,尤其今天又是这么重要的场合,她轻抿唇上的咖啡,耐心等待女子的到来。
一名女子推开咖啡店透明的玻璃门,身着V领的白色衬衫,上头还挂着一副墨镜,飘逸的膝下黑色长裙显得文青许多,如此出众的气质,沫沫一眼就认出对方。
她挥了挥手,亲切地喊,「朱静!」
女子听到声响后愣了愣,随即露出一抹笑容。
两人喝着咖啡,有一搭没一搭闲聊着,也不急于拍照。
放下咖啡后的朱静优雅浅笑,从包包里拿出一本摄影集,放在桌上朝着沫沫推去「知道妳喜欢想到蜷川实花,刚好想到我这儿有她的亲笔签名,就想说给妳了。」
「这真的是要给我的吗?」她眼睛眨啊眨,兴奋不已,有如天上的星宿般闪耀,没等对方回答她继续道,「我最喜欢她Flower Addict那本摄影写真,色彩鲜豔,将真花跟假花的界线给模糊了。」
「我也满喜欢她的,她很勇于做自己,尤其是将错就错的个性。」讲到这句话时,朱静的眼神闪过一丝奇异。
蜷川实花会拥有如此高彩度的作品,其实是因为当初她在製作摄影集时,刚好列印机坏掉,列印出的图片颜色全走调了,可也因为如此,让她意外地发现原来自己想呈现的照片,就是想要如此艳丽不真实的模样,造就她现在鲜明的风格。
沫沫歎了口气,「将错就错啊……,也不是每个人都那么幸运呢,真想像她一样。」
像她,就还没有抓到自己的风格,像个无头苍蝇般没有方向。
朱静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轻叹,「看了那么多蜷川实花的作品,不管是虚幻的金鱼、绽放青春的女孩、或是偶像明星,都让我觉得一切是如此的短暂,金鱼的记忆短暂、花朵的生命撑不过一季花期,还有偶像明星,只要脱离流行与热度便会开始往下坠,那些如烟火般短暂又易逝的风光和岁月,蜷川实花想表达的,就是风光艳丽底下的脆弱不堪吧。」
霎时,沫沫觉得眼前有如文艺的诗人般在感慨生命的短暂,不忍开口说什么,仅是默默点个头表示认同。
「逝者如水,我们都该好好把握当下,珍惜自己燃烧、绽放的当下,妳说对吧?毕竟,没有人知道,明天或意外,哪个会先来呀。」
如果她再注意点,就能捕捉到朱静的言下之意及不对劲了,在这之后,她仍还是会想起这天,后悔自己的疏忽。

第七十七章 烟花易冷(中) 荷兰风格的大风车伫立在杉林溪中,沿着河岸两边的郁金香花海,两名女子白皙的颈上各挂着一台相机,从一进来开始沫沫就拍个不停,反倒是朱静,连相机都没拿起。
「妳怎么都不拍阿?」
「我还没找到中意的。」她高深莫测的笑容令人摸不着头绪。
望着认真拍照的沫沫,朱静感到有些乏味,随意问,「妳喜欢什么花呢?」
「桔梗花,我很喜欢它的故事。」
「什么样的故事?」
她放下相机,宁静如海的眼眸眺望远方,缓缓开口,「从前有个村子里住着一名叫桔梗的少女,桔梗是个孤儿,没有父母,独自一人住在家里。
然而,有个少年,天天都来找桔梗,他有次对桔梗说,"桔梗,我长大后一定要跟你结婚",桔梗笑了笑回答,"好啊,那我长大了也要跟你结婚。"
于是两人就这样约好了。
几年后,桔梗变得亭亭玉立,少年也变得英俊,两人成了情侣。但是,少年为了生活,不得不乘大船去很远的地方捕鱼。
离开前,少年说,"桔梗啊,一定要等我,我一定会回来的!"
"记得一定要回来,我会等着你……。"
之后少年出发了,他的背影越来越远,直到变成了一个小黑点,桔梗看着他的背影不停流泪。
可是,少年过了十年仍然没回来,桔梗总是看着大海伤心落泪。
最后,她决定去庙里请教师傅,她淡淡地说,"师傅,请教我平息心法。"
师傅笑了一下,双手合十,"南无阿弥陀佛,想知道这些就要先把心空起来才行,不要被心里的姻缘所纠缠。"
桔梗决心这么做,但是却怎么也忘不了少年,所以她想起少年就会跑去海边,就这样过了几十年,桔梗成了老人,看着大海的桔梗,想起迟迟未归的少年,留下了眼泪。
最后桔梗的眼睛慢慢闭上,身体变成了花。
后来,人们就把那朵花叫做桔梗花,桔梗花看着大海等待着少年归来。
妳知道吗?因为如此,桔梗花的花语也成了:真诚不变的爱。」
「真浪漫。」她伸手轻抚郁金香,带着浓厚的温柔,「如果妳是桔梗,妳也会一直等着他吗?」
「我会,因为我的心里也容纳不了其他人了,但如果我是那个少年,我希望桔梗能够爱上别人。」
朱静愣了下,诧异问,「为何?」
沫沫挑了一颗石头坐下,看着正嬉闹的小孩子,过了半晌,以淡到不能再淡的语气,却夹杂心痛道,「我不想耽误她,也不想让她等着一个没有未来的结局。」
朱静优雅的浅笑,将自己的相机拿给沫沫,不知何时,她拍了一张照片。
银幕上是张女子的侧颜,她白皙的纤手拿相机凑近花朵,认真的眼眸很是迷人,花朵受到阳光的沐浴,闪烁着金黄色的光泽,整体使人感到平凡,却温馨。
「比起拍了许多张再慢慢挑一张最佳照片这种碰运气的方式,我更喜欢抓住时机,一张就足以惊豔全场。」
身为克莫拉的一员,尤其是教父的左右手,掌握时机是最重要的特质,从小一同经历过风风雨雨,身边少了多少同伴,只为了训练他们一颗忠诚的心,当然,有需要的话,为了克莫拉牺牲也是必然的。
「无论是光线还角度,我跟妳差太多太多了……。」沫沫自叹不如。
「有兴趣的话,要不要跟我一起学习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