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日本小说 乖带好

11. 天啊!她不是暗恋我吧? 自那天在饭店门前让那个新人类瞧见他的女伴后,郝亦凡便发现这个星期的她都怪怪的。她不但工作认真、谨慎,做事没有出错,而且他命她做事的时候,她也没有大呼小叫。她是不是回水星去了?「新人类,给我倒一杯咖啡。」郝亦凡把签署好的文件交回给她。「知道了。」赵可儿拿好文件后便转出去。郝亦凡剑眉纠结,他狐疑地猜测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该不会是看见他的女伴后,发现自己太差劲,不能吸引他的注意吧……?想到这儿的郝亦凡,脸色突地刷白。赵可儿拿着咖啡又转回来,她习惯拿着咖啡的时候就不会敲门。她把热腾腾的咖啡放在他的桌上。「没事的话,我先出去工作。」她不等他说话,便急着离开。「妳坐下来,我有话要对妳说。」郝亦凡叫住她。「还有什么吩咐啊?」赵可儿听话的坐下来,死气沈沈地问。「咳……有一件事我要跟妳说清楚。」他清一清喉咙,盯着她的苦瓜脸说。「虽然我对妳最近的工作表现满意了,但我不喜欢办公室恋情。」赵可儿只听到他满意她的工作表现这句「重点」,她双眼亮的说:「真的吗?那你不会赶我走了?」郝亦凡对她的反应感到莫名其妙,他跟她说他讨厌办公室恋情还那么高兴?难道她只想留在他的身边就满足了?她是花癡吗?他可不想留一个威胁他生命安全的邋遢花癡在身边!为了他的安全,他还是催促人事室尽快找正式的秘书回来。「我严正警告妳,妳不可以对我发情,否则我立即解僱妳!」郝亦凡薄唇轻抿,严厉地对她说。发情?赵可儿惊吓的合不上嘴巴。她不懂得他为何会有这样奇异的想法?难道他认为她暗恋他吗?他神经病啊?她为什么要暗恋一个她讨厌的大叔?更何况她又不喜欢男生!「安啦!这种事情不会发生。」她拍胸脯保证。他对她的保证半信半疑。「我还以为你有什么事?原来是这等无聊事。」她夸张地叹气。「你还有没有事情要我做?没有的话,我準备下班了!」郝亦凡的额头出现了一个「#」号,看她的态度可不像是对他有意,难道是他多心了?「妳下班吧!有什么事情,我们明天再说。」他被她闹的心烦,只想她儘快消失。「明天是週休,我才不要回来。」明天她要去上形象课,她才不要加班。「你还有什么事情,请留待星期一再说,掰掰!」她对他挥挥手,便「跳」了出去。郝亦凡呆看着她的转变,心想她又回来地球啦?

12. 可怕的偶遇 赵可儿下定决心要把朱静追回来,她拜託谢俊杰的哥哥给她上一系列的形象课。谢俊杰的哥哥--谢琛,他长的比谢俊杰俊俏但带点娘娘腔。他比女生更爱漂亮,更懂得打扮。他和赵可儿因为「基」情惺惺相惜,现今社会虽然思想开放,但同性恋者还没有得到公平的对待。谢琛为她修剪了一头乱糟糟的长髮,还替她上了一个粉色系淡妆。「哗!这是我吗?」赵可儿不敢相信在镜子倒影里的可人儿是自己。秀气的眉毛,水灵灵的大眼睛,小巧直挺的鼻子和水嫩柔软的粉唇,这真的是她吗?「妳的皮肤细緻白皙,最适合粉色系的妆唷~」谢琛对自己的杰作感到非常满意。「可是.....我自己不懂化这样的妆.....」只是漂亮一天,有什么意思啊?「妳不用担心,」谢琛拍拍她的手背。「我会慢慢地教妳,直到学懂为止。」「真的吗?」赵可儿兴奋地欢呼。「我们是姊妹淘嘛!」谢琛对她眨眼。「太感谢你了!」她高兴地拥抱他,对他说:「走,我请你吃饭吧!」他们一起来到谢琛工作室附近的一家高级的西餐厅。他们坐下来后,谢琛低声对她说:「我等一下教导妳餐桌礼仪哦!」赵可儿双眼发亮,她立即端正地坐好。他们点餐后不久,一对帅哥美女走进来。朝向餐厅大门方向坐着的谢琛,情不自禁地被走过来的帅哥吸引住。赵可儿好奇谢琛在看什么,她转头看过去,赫然看见走进来的情侣竟是郝亦凡和那天在饭店门前看见的美女!郝亦凡也想不到会在这儿碰见赵可儿,不禁愣住。「新人类?」「大叔?」他们异口同声地说。「亦凡,你们认识的吗?」美女柔声问。「她就是我的秘书,上次在饭店门前把东西拿给我的那个。」他耐心地对美女说明。刚才他扎扎实实地听见她喊他「大叔」,她竟然斗胆在背后这样称呼他?「对不起,妳今天看起来跟那天不太一样,我没有把妳认出来。我是吴海柔。」美女主动上前跟赵可儿打招呼。「我是赵可儿......」吴海柔真的太美了,让她移不开眼睛。郝亦凡瞟了赵可儿一眼,她今天真的有点儿不一样。她的头髮整齐,脸蛋上了粉粉的淡妆,还穿着样式简单的粉紫色洋装,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甜美的洋娃娃。「既然大家认识的,我们一起坐,可以吗?」吴海柔笑问。当然不可以!她可不想跟那个脸臭臭的大叔坐在一起!赵可儿正想拒绝时,谢琛抢先她说道:「当然可以啦~」他最爱就是和帅哥一起吃饭。「那我们不客气了。」吴海柔拉着郝亦凡坐下来,让他坐在谢琛身旁--赵可儿的斜对面。

第二十四章 香消 还未细思量,却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一阵熟悉的淡淡的气息传来,我睁眼一看,是他。 阳光下,他微瞇双眼,鬆手将我放开,似不认识我一般。 「对付一个弱女子,居然下如此狠手。」他冷冷说道,倨傲地站在门口。 王成宇一见他,立时矮了半截,陪笑过来,双手抱拳,「梁兄,误会误会。哪阵香风把您刮来了,快请进!」 他没有理会,只转头问我,「你来,是为何事?」 「为我妹妹之事。我妹妹临产之际,我来看望一下。谢搭救之恩。」我盈盈一拜。 他皱眉道,「如此说来,你和王成宇?」 我一愣,他岂不是装癡卖傻,还是道,「他是我妹妹韦灵儿的夫婿。」 「既是一家人,又何须大动干戈?老弟这般是何为?」他眼睛微瞇,语气有不易觉察的生硬。 王成宇狠狠瞪我一眼,陪笑道,「都是家事,家事。来来,请请。」 话音未落,迎面跑来一个丫鬟,气喘吁吁,「二少爷,不好了,二奶奶要生了。」 王成宇脸上骤然变色,啪地朝那个丫鬟劈面一个耳光,「混帐东西,还不赶快去叫产婆。」匆忙朝他一抱拳,抬脚飞奔而去。 我也急了,提起裙裾顺着王成宇的方向紧跟过去。这次明显不是上次我来到的那个院子。 宽敞阔绰的院子里,产婆丫鬟神色紧张,来去匆匆。 王成宇在屋外走来走去。 远远就听见灵儿撕心裂肺的叫声。 气喘吁吁之下,乍听到灵儿的痛苦喊声我的心里直打哆嗦。 来到门前,我拍着门大声喊,「灵儿,是姐姐,你不要害怕。」 「姐姐。」里面传来虚弱的声音,接着又是嗷嗷大叫。 我只觉头皮发麻,手颤抖着,推门想进去,却被拦住了。 王成宇阴沉着脸,语调生硬,「产房血腥,不祥之地,你还是不进去的好。」 我抬手擦擦额上的汗,说不清是跑得太快还是慌的,身上一阵热一阵凉。 「灵儿是我的妹妹,说什么不祥。」 屋里传来灵儿虚弱的尖叫,「王成宇,你若不让姐姐进来,我就死给你看。」 王成宇终于让开,我闪身进去。刚踏入门槛,裙裾似被什么踩住,一拉一鬆,我猝不及防,直向前趴去。 我来不及呼喊,感觉地面离脸面越来越近,腰身一紧,被横抱来了起来。 不用问,我也知道是谁,我垂眸盯着群摆,那里有着明显的被人踩了一脚的痕迹。 我抬头,王成宇似笑非笑,旁边的一个丫鬟脸色微红,站在一边。 他站在一旁,负手微笑。 我整理了一些裙裾,也微笑了一下,「惯常听说王家家训严谨,想不到连个下人如此毛手毛脚。」 那丫鬟脸一下通红,王成宇先是惊讶,而后劈手一耳光,「不中用的东西,滚!」 那丫鬟猝不及防,捂脸哽咽回身便跑。 灵儿正躺在床上,苍白的脸毫无血色,痛得脸要扭曲,额上头髮已被汗水濡湿。我抓住灵儿的手,颤声道,「灵儿,是姐姐……很快会好的。」 旁边产婆满头是汗,一个劲催灵儿用力。 半个时辰过去了,灵儿力气越来越小,叫声也越来越小,我一边绞着毛巾覆住她的额头,一边柔声安慰,「灵儿,快好了。」 突然,灵儿挣扎起来,双手抱住我的胳膊,眼神迷离恳切,「姐姐,我和王成宇约定在先,如果是男孩,就给王家留下,我认了;如若是女孩,姐姐,就拜託你了。」 说完又是撕心裂肺的喊叫。 那边产婆惊喜道,「快了,快出来了。」 灵儿喊过后似没有知觉般不动了。 我慌了,产婆也大吃一惊,几个看似有经验的丫鬟过来又是掐人中又是揉捏。 灵儿终于醒了,迷茫中,产婆尖叫,「用力,用力呀。」 灵儿抓住我的胳膊,一咬牙,随之就是一阵哇哇的哭声。 「(推荐资讯:英语经典美文,更多文章访问WwW.afbbb.Cc)啊!」灵儿似用尽力气般一下子昏了过去。 「灵儿!」我惊叫。 那产婆急匆匆出去,一边说着吉祥话,「恭喜少爷,是个千金。」 门外传来「哼」的一声,接着是脚步匆匆离去的声音。 产婆转身回来,脸色突然大变,「不好!快!」 我不知所以,茫然地看着里面的人又骚动起来。这边灵儿一直不醒,我心里惊骇不已,却不敢流露出半分。只焦急地看着产婆丫鬟们忙来忙去,却搭不上半把手。 这时,外面匆匆跑进一个丫鬟,对我说,「大小姐,我家少爷有请。」 这边灵儿未醒,我直接摇头,「如无急事,请等一下。」 我一边用毛巾擦着灵儿的额头,一边焦急地呼唤,「灵儿,灵儿……」 灵儿这时动了一下,眼睛慢慢睁开,无神的眼睛茫然看了好一会儿,缓缓看向我,虚弱地说,「姐姐,我,怕不行了。刚才的话,姐姐一定要,要记得。」 然后惨然一笑,「爹娘养育之恩未报答,却要先走一步。姐姐,爹娘以后全靠你了。来生我做牛做马也要报答你。」哀哀的眼神看得我心里一阵酸楚。 捧着灵儿的双手,我极力笑着安慰,「傻灵儿,胡说这些做甚,你现在都是娘亲了。」 我接过丫鬟手中的孩子,轻轻递到灵儿面前,靠近她「快来看看,这是你的孩子。长得呀,像你,水灵着呢。」 灵儿侧头,乾裂的嘴唇动了动,细不可闻的声音,「孽障。还不如随娘去了呢。」 我一惊,慌忙捂住灵儿的嘴,嗔怪道,「这是什么话。你看她,多可爱。」刚出生的孩子还未睁眼,哭过后,在繈褓里安静地躺着。 「灵儿,」我轻轻握住她骨瘦如柴的手,苍白地可以看见青色的脉管。 「姐姐。」灵儿嘴唇翕动着,终究没有说出来,眼神一暗,手从我手中滑落,无力地垂了下去。


推荐阅读:
·情感故事 一个感动全美的离婚故事_生活故事
·情感故事 闺蜜故意露底走光秒杀我老公
·情感故事 妖姬与艳妓的心酸自述 我是如何一步一步沦为失足女的
·情感故事 我把老师压倒在办公室 我被同桌按在桌上强吻 新娘被轮番强吻
·情感故事 想送闺蜜件大衣她却背后诋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