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然回首,徒留一地情悲凉_伤感文章

  如果说这是一次逃亡,目的地是没有人的地方,面对你给的伤,我只好选择逃离,当脆弱变成一堵墙,我拿什么来抵挡。

  —— 顾怜生。字

  1.

  雨泽把头上扬,让眼泪倒流,回到它来的地方。

  这个城市有个角落叫酒吧,这里形形色色的买醉者,无论你是否有着光鲜的外表,优雅的谈吐,或口袋里那张银行卡后面有多少个零。这一切都化作无有,在这里只为释放,宣泄。或悲,或喜,或喧哗,亦或沉思。总有人跟你搭讪,搭讪的理由简单到伸出手从你衣袋里抽走几张红色的钞票。

  雨泽近一个月不断的尝试着酒精带给他的刺激,黑方、芝华士、威士忌、鸡尾酒……他是在选一种味觉还是在选择被麻痹后的思想?雨泽自己也不知道,或许这里的一切都没有季颜带给他的感觉,那感觉应该用二锅头来形容。

  2.

  商务大厦的电梯里,雨泽提着公文包,左手理了理自己的蓝白条纹的领带,电梯亮泽的不锈钢镜面里很清晰的看到身后的女子,雨泽盯着镜面里的那个女人,冷艳的双唇,红的发紫,还有那件淡绿色连衣裙。陆陆续续人们走出电梯,只剩下他们两人。到了18楼的时候,雨泽走出电梯,那女人也跟着脚步走出电梯。

  雨泽是龙华电池公司的销售总监,刚到三十就坐上这个位子已经是很了不起了,只是繁忙的工作,客户应酬,至今还没有成家。虽然谈过几次恋爱,但结局都是不欢而散。或许是他的工作,或许是他那三寸不烂之舌给惹下的祸根。职场历练多年,凭借着自己的实力拿下韩国YD汽车厂家的供应商资格,6年里连续晋升,直到现在的销售总监。

  “喂,你好!”

  “雨泽先生吗?我是人事部的sushan,上周给你新聘的助理,现在让她去你那报道”

  “OK,谢谢。”

  10分钟后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请进!”

  “雨泽先生,你好!我是新来的助理李小婉,很高兴能做你的助理”李小婉站在门口,礼貌的鞠躬道。

  “啊,是你啊,刚才我们在电梯里见过面了。”雨泽笑道:“来,请坐。”

  3.

  雨泽像往常一样开车回家,打开门家里灯是开着的,雨泽想不出会是谁在家里,父母远在乡下几年来就来过一次,和季颜分手后她去了新加坡,不成是小偷?雨泽轻轻的在卧室和厨房、客厅都没见到人,这时洗手间的门开了,季颜围着浴巾站在雨泽面前。

  “季颜,你不是在新加坡吗?什么时候回来的?”分手一个多月,素颜又回来了。

  “下午下的飞机,没地方去,原本想在门口等你,结果你密码没改,我就进来了,哎我才走一个多月家里就乱成这样?实在看不下去,刚收拾完,洗好澡,不介意我在这里过一宿吧?”季颜坏坏的笑道

  “是哦,密码还没改。呵呵”

  一阵鱼水之欢之后,雨泽靠在床头吸着烟。季颜伏在雨泽胸前,听着雨泽急速的心跳问:

  “累吗?还习惯我给的爱吗?”

  “我累了,睡觉吧,有事明天再说吧”雨泽掐掉烟头,转身躺下。

  背对着背入睡,两个人都怀揣心事,只是不愿意明说。

  4.

  雨泽不知道季颜为何突然回来,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这一切又从何开口,毕竟曾经相爱过,两个脱光的身体只剩下隐藏起来的灵魂了,就当是为了这枯燥无味的日子添一丝慰藉吧。

  季颜猜想着雨泽的心思,自己这样突然打道回府的献媚雨泽会怎么想自己?舍不得那段情,还是仅怀恋她的身体?离开这段日子里他怎么过的,寂寞难耐吗?算了吧,既然选择回来,当是为了这水乳交融的激情也罢了。

  夏日的夜,是短暂的。可是失眠的夜不会短暂,这一夜雨泽失眠了,睁着眼保持着侧姿,天亮时分翻了身碰醒了季颜。

  “你醒了,睡得还好吗?”季颜眯着眼睛问。

  “还好,你再睡会吧,我去公司了。”

  “开车当心点,我再睡会,倒到时差。再见!”

  “再见!”

  这家很久没有这样的场景了,这种很平淡的关心,突然感觉有点不习惯,其实在雨泽心里明白:素颜不论为什么而回来,都不会是因为爱情。因为像素颜这样的女人他是没有办法满足她的欲望,她是个虚荣的女人,和自己分手只是为了能去新加坡。很无奈的借口。

  5.

  办公室里各区域经理都早早来到,等着雨泽主持会议,因为总公司下达了下半年的工作指标,在这样的金融海啸下,公司的销售部门压力很大。

  “这次会议主要是想听听各位对这份计划的见解,如何去实施,确保完成任务,一周后大家把方案给我。外派的可以EMAIL给我。谢谢!另外,大家把新产品各区域市场营销方案也给我。”

  李小婉把总部的工作计划书发给大家,坐到雨泽身旁记录会议的内容。

  长达三小时的会议,终于结束了。回到办公室里雨泽扯开领带,躺在椅子上闭目养神。李小婉端来一杯咖啡

  “雨泽先生,你的咖啡。”

  “谢谢,下午还有什么安排吗?”

  “晚上你有一个饭局,TQ公司的王经理”

  “你帮我推了吧,今天我很累,约她周末吧”

  “今天是我生日,我一个人在这个城市,晚上能赏光陪我吃顿饭吗?

  “这样啊,那好吧。晚上去卡尔斯特吧,那里的牛排不错”

  “可以邀请你去我家吗?尝尝我的手艺?”

  6.

  “来,请进。欢迎你来我家做客,你坐沙发上看电视吧,剩下的事情交给我。饭菜好了叫你。”

  “可以参观下你的家吗?”雨泽已经在屋子里转悠了。

  “可以,你随便看。”李小婉在厨房里应道。

  屋子里很是整齐,空气里丝丝香水的味道,不是很浓却沁人心扉。在屋子里来回踱步,深深呼吸着迷人的香气,信步走到书房,信手拿来一本小说【爱要有你才完美……】,在书架上的几张照片拉住了雨泽的眼神,李小婉和自己的恩师在海边的照片。想想毕业这么多年了也没去看看老师,小婉和她是什么关系?父女?正思索中厨房传来小婉的声音“雨泽,可以吃咯”

  餐桌前刚煎好的牛排,和红酒,诱惑着雨泽的食欲。想起来刚才的照片。

  “哎,小婉。李教授是你什么人,刚我看见你们的照片了。”

  “他是我爸,你们认识?

  “他是我导师,不过毕业这么久也没去看他,他老人家还好吗?”

  “我爸去年去世了,肺癌。我母亲在我三岁的时候就走了。家里就剩我一个人了”小婉的眼睛里闪着泪。

  “对不起!”

  “不说了,我敬你一杯,为了你是我父亲的学生干杯。”小婉强忍着,可是泪水还是落在了酒杯里。

  小婉拼命的喝着酒,雨泽也跟着举起手中的酒杯,一杯接着一杯。然后告诉着雨泽她的过去,她的悲伤。

  一瓶酒很快就完了,李小婉笑了笑:“不怕,咱家还有我爸珍藏的白酒,你是他学生拿出来招待你,他应该不会见怪。”

  雨泽,不想去推辞,看着眼前的小婉雨泽才明白,公司里的那个坚强的小婉都是装出来的。

  酒越喝越多,越来越迷糊……

  7.

  那夜,发生的一切雨泽也不相信那是自己的所为。可是一切都发生了,不管自己是不是以醉了为借口,说服不了自己。低头看熟睡的小婉,看着凌乱的卧室,褶皱的床单上,一地的衣裳……

  雨泽抽着烟,心里暗念:我要照顾她,带给她快乐,给她幸福,她是我的女人,我要给她所要的一切。而后开着车去了公司。

  晚上雨泽回家的时候,季颜是在家的,雨泽见卧室灯没开,以为她睡了,走进卧房的时候,一开灯看见季颜坐在床边披头散发的把雨泽吓了一跳,地板上还有丝丝头发。

  “你怎么不开灯啊,吓我一跳。”

  “没事,早点睡吧。”

  “这几天我要去深圳出差”

  “恩”

  雨泽觉得季颜不愿和自己说话,所要没再开口。又是一个无眠的夜,雨泽心里想的是小婉,季颜想的是睡在身边的这个男人。

  8.

  名义上出差的这几天,其实雨泽是住在小婉这,这里才是二人世界,才有鱼水之欢……

  “你考虑过婚姻吗?”小婉躺在雨泽胸口问道

  “等年底吧,现在公司的事情太多,一时没有时间,这个你也知道啊。”

  “你真的爱我吗?还是心里感到愧疚与我?”

  “不,是真的爱你。我要给你幸福,给你安定的生活。”

  小婉幸福的笑着,把头深埋在雨泽的怀里,感受着胸膛给予她的温暖。

  一周后,雨泽回来了。进了家门打开灯,季颜蜷缩在沙发上,雨泽放轻脚步走到卧室拿出季颜的外衣给她披上,季颜醒了:“你回来了?吃晚饭了吗?”

  “吃过了,你困了去房间休息吧。”

  雨泽坐在沙发上,感觉被什么硌着了,从刚才给季颜披衣服的口袋翻出一瓶药,没有标签,只是一个白色的小药瓶。低头看见地板上又是散落的头发,雨泽寻思着季颜的身体不舒服吗?雨泽拿出手机“喂,张文吗?我雨泽。”

  “恩,雨泽兄啊,什么事情,这么晚,还好我在医院值班呢。”

  “那行,我现在去你那,找你帮个忙”雨泽匆忙开车去了中医院,张文是他邻居,在医院工作。?

  “雨泽,这药是你吃的?”

  “不是,我在一朋友口袋发现的,怎么了”

  “这药一般是开给癌症晚期的病人止痛的”

  “癌症晚期”这个词语灌入雨泽耳朵的时候,有点不可思议。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

  9.

  回到家里雨泽坐在沙发上抽了一夜的烟,想着这些日子里发生的一切。打乱了原本平静的生活,扰乱了他所有的心思。雨泽要留下来照顾季颜,陪她走完生命里最后的日子。

  雨泽面对小婉的时候,轻轻的跟小婉说:“小婉,请给我一段时间去陪季颜,我对她忽略了太多。”

  “难道你不觉得你愧疚于我吗?”

  “我知道,我知道。季颜和你一样孤苦伶仃,这时候她在我身边,我能装作一无所知,弃她不顾吗?”

  “好吧,你守着她和你那卑微的同情过吧。再见!”小婉转身离开,雨泽没有去挽留,关于自己和季颜的过去在那个晚上已经全盘脱出的告诉了小婉,作为一个男人,一个多情的男人,这时候该选择季颜,选择守候那份短暂温暖。

  病榻上季颜苍白的脸和丝丝血印的嘴唇,空洞的眼神里透着丝丝悲凉,一个生命的最后时光一样的苍白无力,却唤不回过去任何时间里的点点滴滴,这一刻记忆里全是空白,只因有雨泽在身旁。

  “去新加坡的时候,我原本是想独自一人默默离开这个世界,可是,可是我忘不了这里的一切,这个幸福开始的地方,我们曾经快乐的家。”季颜很吃力的诉说着,伴随的两行泪水从眼角慢慢滑落,湿了枕头。

  “你知道你身体不好的时候,为什么不告诉我?我一直认定是你不再爱我,选择离开我。对不起,我错怪你了”雨泽拉着她的手杵着自己的脑袋,忏悔着。

  “有些事情,再怎么努力也改变不了,咳、咳、”季颜沙哑的声音伴着咳嗽声,说的很吃力。

  “别说太多话,好好休息,你会好起来的。”

  这一幕,小婉看的真真切切,轻轻拭去眼眶的泪水,转身离开。小婉知道自己该走了,自己辛苦导演的一出戏该落幕了……

  10.

  “雨泽,好好照顾季颜吧,我离开这座城市了。那一夜其实我们什么也没做。那样的一切都是我安排的。我早就知道你是我爸的学生,谢谢你陪我的那几天,我真的很开心。就像季颜说的‘有些事情,再怎么努力也改变不了’就像我和你的关系”

  雨泽拿着手机的手一松,手机摔在地上。雨泽的挪着沉重的脚步,缓缓走回房间,坐在那一声不吭。

  半年后,季颜还是离开了。这一次是真的离开了不会再回来了。

  选择去爱一个人的时候,忘记了曾经爱你的那个人依然爱着自己。转过身,当无法挽回的时候无尽的自责,又能改变什么?季颜的墓碑前总是有百合,她偏爱的百合。雨泽每个月都会来陪着季颜,坐下来说会话,抽完烟就走,然后去城市的那个名叫“酒吧”的角落……

  (全文完)



推荐阅读:
·情感故事 妻出墙丈夫复仇荒唐换妻换来五年牢
·情感故事 第三者插足 老公夜夜在野女人胯下寻欢作乐让我痛不欲生
·情感故事 MM口述自己自慰的过程
·情感故事 美国出现中国情妇村 解读中国男人“纳妾”心态
·情感故事 我和老公情人的蕾丝之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