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被记忆中的那双莲花眼盯疼

你一直在我的伤口中幽居,我放下过天地,却从未放下过你。你的指尖冰凉,微微刺疼了心间的那根脆弦。安静地撩拨着冬寒的刺骨,不言不语地静默相伴。一条不问过去未来的小径,庭院深深暗隐于幽密的丛林,遗世。你说,只于当下。于是,我侍奉当下为永恒的信仰。我试图从足音辨别你的心魂深浅,却发现早已习惯了用外界的嘈杂来混淆视听。对着你紧闭的双眸,突闻霜雪呼啸而过。双手合十,希冀以虔诚地心念与你连接,却被告知一切皆是徒劳无功。尘世所有的障孽将被原谅。我像个孩子,于荆棘丛生的密布里跌跌撞撞地奔向你。你的眉头微皱,睁开眼的须臾,我看见满池青莲次第盛开。最为纯净的那朵,却承载了剧痛的忧伤。伸出地双手在半空中停滞,我惊慌失措地原地站立,把所有的狼狈不堪藏匿于暗影之中。梳理着飞扬跋扈地乱发,却被东风地再次来袭毫无防备地粉碎。

 


 

 

 

 

 

 

 


 

 

生命中的千山万水任你一一告别,世间事,除了生死,哪一件事不是闲事。闲敲棋子落灯花,青梅煮酒一浮生。我以同等的代价把自己的细碎于生死簿里,一笔勾销。我风尘仆仆地跋山涉水赶来,只为了让你与我生命中的千山万水寂静挥别。我缄默地低头,与你并肩迈着悠悠的步子一起观望那一座途经的空城,只是笃定了你的知道。你说过,不言不语,寂静欢喜。低调的问候,不参和丝毫杂质的清言素语。没来得及参与的过去,便被呼啸而过地须臾割裂了一地的错落。我看到光阴的隔层,在疯狂滋长中消完、损毁。因着文字,轻易地就抵达了各自的心里。从此,入驻。又从此,各安天涯。窗外地尘土肆意残卷,我错觉是沙尘迷了眼。泛起的微涩,酸疼,我当是生命中无恙的反证。世间万象,光怪陆离,我于浮生里沉敛无言。不怒骂,不抱怨,不责怪。

 

 

 

 

 

 

 

 

一个女子梦断了。渐悟也好,顿悟也罢,谁能说清?从刀刃上失踪了多少情人。无爱不欢,一直以为青春不过是那般模样。看着多少人事从指尖的纹路走失,迷途里,是谁曾轻轻一句「我陪你天涯远走,细水长流里看尽有生之年的风景」。拾妥着温凉的思绪,亦步亦趋地想着或许可以这样长睡不复醒。噩梦连连的长夜,终于,于冗长的梦魇里再也呆不下去了,辗转着再也无法睡去。于是,开始本能地忽略疼痛,淡漠情寡,凉薄清醒。一个女子,只有当连梦也懒得做的时候,才开始清醒的直面世事无常。包括生离,包括死别。于是,以生活的姿态成长。她问,若世人以柒念为主,你会如何分排这柒念?盯着屏幕良久,不假思索地敲写下:一念心魂,二念情爱,三念远方,四念荒芜,五念他维,六念旧时光,七念无量。那你觉得自己能够到达哪个程度?徘徊在虚实之间,终究还是直面心底地写下:看似无欲无求,大概大欲大求吧。许久,她轻轻一句,丫头,活得太清醒,是不是太残酷?

 

 

 

 

 

 

 

 

坐在菩提树下,我观棋不语。前世,今生,来世。患得,患失。我跌跌撞撞地匍匐在血色瓢泼里,一双慈善的双眸藏匿着静放地欢喜。一个温润的声音,般若观渡。他说,生命如花,情爱亦如镜花水月般,万物虚实,皆为幻象。愛,是一个已经无以言说的字眼。是谁说,现代人习惯持一分的愛,用十分的话来陈说。现世里,似乎堕入了一个迫不及待用言语去陈述爱的怪圈,一遍又一遍地强调,却再也说不出它原来的模样。十之八九的灵魂麻木地漂浮于一座又一座的空城之上,如何也沉淀不下去。莽莽撞撞地,却在不经意间却愈发地偏离了原初里的那点真。我清醒地剥掉过去的繁琐,于不动声色里望穿前尘,企图得晰来世。前世,今生,来世。在这样一个个印色轮回的字眼,患得,患失。

 

 

 

 

 

 

 

 

倏忽忆起那一句: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啊,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推荐阅读:
·情感故事 第三者插足 老公夜夜在野女人胯下寻欢作乐让我痛不欲生
·情感故事 美国出现中国情妇村 解读中国男人“纳妾”心态
·情感故事 MM口述自己自慰的过程
·情感故事 妻出墙丈夫复仇荒唐换妻换来五年牢
·情感故事 我和老公情人的蕾丝之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