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凋零,谁与我共看人世悲欢

谁许我一世繁华,谁又种下半生苍凉?我的记忆里你依旧如此美丽,只是那些回忆终只能留在那些有你的过去。风吹得走落叶,吹得去纷飞之雪,却唯唯忘记将这思念传递!谁许我一瞬光芒,谁又种下生世昏暗?你的眼眸里我依旧如此任性,只是那些疼爱在凋零的花叶里也走向了终结。雨洗得去大地,雪掩得去足迹,却唯唯忘记将你从记忆里带去!
  
  ——题记
  
  「聚散终有时,谁道青春夜微凉」
  
  喜欢听雨,喜欢在静谧的雨夜独赏那份凄美、缠绵。泡上一杯茶,独坐窗前,面对空旷无边的淅沥,呼吸着柔和醒润的空气.
  
  心也渐渐随之温润丰盈起来,雨的迷蒙,雨的缠绵,雨的沙沙的声音,都让我着迷,仿佛自然界静静花开,默默发芽的一种悠然韵味。
  
  倚窗而立,细雨沙沙,飘飘洒洒,我的思绪也随雨纷飞、随雨雀舞了......轻柔的音乐若隐若现的飘荡在暧昧的空气里面。那些笑容在灯光下面好像是开的有点诡异的蓝色妖姬。我默默的穿起了黑色的外套,带着别人看不懂的漠然表情推开了那刻着条纹的彩色玻璃门。留下身后诧异的眼睛。
  
  门在我后面悄无声息的合上,合上的也许还有留在那里的心。街上的行人紧赶着自己的脚步,只有三三两两的情人拥抱着彼此取暖。爱情真的是一味毒药。只是有一天你们都会明白。我撇嘴诅咒着。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诅咒谁,也许只是我自己吧!
  
  突然想起来自己是如此匆匆忙忙的离开,其实到底是要去那里呢?突然想起来自己如此匆匆忙忙的走在迷离的街道,到底是为了什么?又有什么需要自己如此匆匆忙忙呢?也许所谓的寒冷也是由心底冒出来的吧。
  
  风萧瑟的穿过我黑色的外套,穿过那半空中不知道是从那里飘来的白色塑料袋,穿过那干巴巴向上仰望的枝干。也许没有人知道那些干枯的枝干到底等待的是什么,也许他们没有在等待,只是这样生活着,用他们自己的方式生活着。繁琐的也许只是我们自己。我看看那些彩色的灯一圈圈的缠绕在枝干上面,发出幽幽的光。
  
  静静的停下了脚步,停在了光圈照不到的暗影里面。如果说相遇是一种缘分的开始。我不知道我和你的相遇到底是属于什么?也许喜欢寂寞的人在心底深处更加渴望温暖吧。你的笑容一如阳光一样温暖,让我没有一点犹豫的靠近。只是我好像是忘记了阳光从来都不是属于任何一个人的,阳光是普照所有的。突然看见了太阳羞涩的露出了一点苍白的面容。只是你习惯了那种火热的风格突然发现原来还有一种叫做黑色的玫瑰也是会开放的。温暖是我最大的渴望,风情也许是我唯一的资本。
  
  曾经盛开在你没有看见过的角落。如果我还是我,我会喜欢这样的温暖?如果我因为温暖已经不在是我,你还会给我一世的温暖?
  
  其实所谓的相遇就已经注定了结局。只是我们都没有明白。都天真的自己骗着自己说爱情是伟大的。只是伟大的爱情常常是如此的不堪一击。烟雾在空气里面缠绕,那里有我熟悉的味道。只是繁华的背后到底是什么?我没有看见有泪轻轻的滴在身边的地上。我没有哭,黑色的玫瑰只是会在黑色的夜晚妖娆的盛开,那白色的也许只是晶莹的露珠。我没有哭。是谁曾经许我一世繁华?只要我还是我。是谁说爱的世界里面从来没有自己,我也许在你许下承诺的时候就已经失去了你的爱。
  
  是谁曾经许我一世繁华?干枯的枝干总是保持着一个一样的姿势仰望。好像是从来没有看见自己的头顶有很多繁杂的灯在迷离着彩色的眼睛。
  
  找不到适当的方式将你我扯清,曾经感觉近在咫尺的两个人,如今却各安天涯,谁是谁非,从未从心而论。
  
  「等一场彼岸花开,等一世的轮回」
  
  如果,此生有缘亲眼目睹一场彼岸花的盛开,一定送你一张最美的明信片。然后,用小小的铅笔将它描绘,许你一片花海。从未见过彼岸花,却由衷的深爱着它。也许是因为总是对未来存有期冀,对于彼岸这个词一直抱有太多的痴心妄想。总以为只要是彼岸,就会有希望。然而,并不是到达彼岸,就可以看见一场盛大的花开。
  
  其实,这才是你所教会我的。
  
  一直将你定位人上最大的目标,不为那世俗所看重的成绩,而是每一个在你手下活跃的文字。它们像一群可爱的精灵,吸引我前往,我知道,你笔下的清新这辈子我也不会逾越。小小心儿中的那些故事已将我弄得浑浊不堪,所以,从未奢望超越,只是希望有一天象你一样。用一只小小的笔,绘出一片自己的天空,自己的未来。
  
  纵使,路途艰难我也无谓。可是,如今你已不再,那份追逐何时才能算是一个终结?彼岸已失,花开何处?
  
  如果,旅途中没有你们。踽踽独行,那是多么的孤单。我们的头顶上都没有光环,唯一的光环是爱过的美。时光飞快的走过,交错印染着血红色的斑驳。看飞鸟飞过,我默然祈祷,你许我的一世繁华,如烟花一样绽放以后消失。没有感情,没有怀恋,我能够记得你的唯一的证据是:那些你曾在我耳边说的甜言蜜语。
  
  盛世繁华,在烟火熄灭以后的余温下,我亲吻着你曾经暧昧不明的光火,得以永生。
  
  任往事脱离开了轨道,回首岁月,终无所留,依旧沉溺于独自安静的空间里,独自仰望蓝天,独自吊唁那些曾经逝去的过去,听,那些歌不成歌,调不成调的曲子,仍旧不想那些红尘是非,仍旧不去理会那些尘世烟火,忘记多久开始这般模样,只依稀记得,曾经我也醉生梦死一场,曾经我也有过生死相许,曾经也让自己轰轰烈烈的爱过,而这些终究只是曾曾曾经,终究只是镜花水月一场空而已。也终究是些无可挽回的过去,如今剩下自己,独自吊唁。
  
  都是年少轻狂的残阳,都是些陌陌红尘的过客,抚一曲离歌,与你浅唱相依,我想在我有生之年,我们还可以畅游一番,当然这只是曾经……
  
  「如若可以,请许我一世不败的烟花」
  
  时常记起那些你给的盛世欢颜,时常忆起为你留下的那些烟雨红尘,一生繁华殆尽,却只求你一世倾城,陪我共享花开花落……
  
  时光远走,对于我们只是那些行走与漫长旅途的游客,而那些绚烂的记忆深处,还留着我们在行程中的沉落而华美的歌,我心依旧,只是怎样也无法触及到你娇柔的脸庞,宛如落山的残日,去了,终究是去了,我想,这一世情缘,我们又能再续多久!
  
  我想,我们的年少轻狂又能经得起多少的风浪无阻,我们是不是像那课本上的相交线,可以相望,却不可以相拥,时光流淌着,我们缅怀着,依旧看那天边的夕阳,依旧望那天边刺眼的日光,忘记了自己的眼球是否承受得起它的照射,忘记了已经没有另一个你用手来保护我的双目,那些过往,还是如此温暖亲切,只是却不可以再次拥有。
  
  那瘦瘦的儿,随风飘逝,满腹的相思染红了谁的半壁江山,沉默了谁的一帘幽梦,凌了谁的一世英名?
  
  雨纷飞,用每一滴泪换取今生的惺惺相惜,用每一片花红,暖你天涯孤旅的飘泊路;剑舞九天,那青衣的少年惹了胭脂香灰。花开花谢空了谁的尘缘如梦,孤芳自赏痛了谁的望眼穿?
  
  亲,繁华落尽时,请用你的剑斩断我眉心凝结的哀思。“青春的雨,永无休止;我们破碎的情,一文不值”……
  
  你会在哪扇窗后,疼疼地一首葬花曲,雪花飘飘,梵音唱响。我和我们的传奇在你必经的路禅坐!那红红的裙子,映照憔悴的芳华。看那沾满泪的花瓣儿,该是怎样心碎的美……
  
  「往事成调,回忆成曲,夙愿终究注定一世情殇」
  
  我时常游走在那些我们曾经经过的地方,用鼻子深深的呼吸,我想是否可以找寻你离开时残留的味道,只是我吸得鼻子红彤彤的,吸得到肺承受不起,吸得使劲的开始咳嗽,一直咳嗽到嘴里吐出的浅浅血丝为止,才捂着嘴转身落寞的离去,落日的余晖是依旧明媚,只有自己还是如此般凄凉,长空泛野,整片整片的洁白浮云,也许还有宛如梦呓之声优美,天空依旧美丽,自己仍旧独此浅唱那份片刻的安逸,永存与世,依旧回首,只是忘记擦掉那溺出眼眶的泪水,那我可不可以假装那是沙子掉进了眼睛,揉红了双眼,挤出的泪水呢?……
  
  「背影的凄凉,道不出那一抹曲不成调的忧伤
  
  长久的喜欢上了灰色,喜欢上了那些生命短暂的东西,如那些寂寞如水烟花,那烂漫如空的樱花,本想就算消失掉了也可以不悲伤,只是如今还是止不住的为他们难忘,原来相逢终究是以离别收场,佛说:前世的千次回眸才换得今世的一次擦肩而过。只是这样的擦肩终究是以错过姿势继续昂扬。
  
  苦若苍生,青丝乱佛,恨千古之长诀,怨一世之千年,浅笑,我们一直浅笑,笑到嘴角抽筋,笑到嘴角酸疼,忘记那些浅酌离肠,忘记那些孤零依偎,也忘记我们相识相知,那样回首,不至于疼痛可悲却无人怜惜。
  
  好吧,就这样继续安于现状吧,我觉得还好,虽然我看不穿你瞳孔散发的深邃的目光,缱绻着那些记忆,又独自剩下那一生的苍凉。
  
  「残影婆娑,泪流千行,浮生飘渺,绚烂成章」
  
  一排排街灯,漫落街角,把夜色拼凑成一块一块的光晕,偶尔有路过的行人走过,至少还不是那么孤单得暗淡无光,有时候一直不停的做许多梦,然后惊醒,那些放肆的猖狂的蔓延在黑夜里,在梦境中一直不停的往下掉,无声的跌落,仿佛无底一般,可唯有自己身体在难受,喘息,想叫却什么字也吐不出来,哑哑的在暗夜里独自忍受着,想紧绷着的琴弦,不肯安歇下来,我想逃离开去,最终还是被无情的遗忘,迷失掉了自己,踏上一路叫地狱的不归路,一步步深陷其中,辗转冷寂,等待所有的东西梦断成空,独自摸索着起身,仰望那黑无边际的黑夜。
  
  不经发觉,那些雨滴洒落在了玻璃上,浮起一圈轻柔的涟漪,不敢触碰,害怕它侵蚀自己千疮百孔的身体,想要逃离,却终究狼狈的残留下两行无助的热泪,殊不知,它是为何而下。独自黯然前行,把过去锁定在原地,纠结一世,把所有的锋利齿距全都磨砺成平,然后狠狠的把它沉溺于忘川水里,淹没永世……
  
  曾经向往的美好爱情,竟全不是自己想的那样。就像儿时憧憬的叫做江南的地方,画家和作家笔下烟雨朦胧犹如水墨般的江南,以为是个世间天堂的小镇或古城,后来才知只是一个方向而已,长江以南便作江南。长大了自己呆的地方便是江边,正是从自己呆的这块地方划分的江南,确实是烟雾朦胧,却是如同所有工业城市一样,只是被尘埃充斥的化学烟雾,那么爱情也大致如此吧,看似细致唯美朦胧,实是叫使人慢性自杀的有毒烟雾糊了双眼。
  
  抬头想看看天,据说以四十五度最为时尚,只是没弄明白是脖子与下巴之间的角度、后脑勺与脖子之间的角度、还是脑袋与地面的角度为四十五度。大致上后脑勺与脖子之间的角度最为接近,于是拼命仰头叫角度无限接近四十五,于是扭了脖子,疼的眼泪都流进了耳廓……
  
  「繁花凋零,谁与我共看人世悲欢」
  
  朝朝又暮暮,满江地老天荒的誓词。我在其中一病不起。红唇,红毯,红烛,红盖,红红的喜字,我们却在季节的深,各自老去……
  
  一份缘联系了你我,从陌生到熟悉。一份缘连接了你我,由相知到相惜!思念的心曲像花瓣一样,静静地飘散,使回忆忽隐忽现,聚也不是开始,散也不是结束。这一世的情将绵延轮回。这一世的爱也永藏心间!
  
  有一种想念,总在不经意间爬上心头反反复复地想起,多少年来,你伴着我的梦幻随着我的希翼走过了长长的一段路。你我心与心的坦诚相见,是我们永远不变的承诺!
  
  独自窗前,侧耳倾听。那一串串花香,是你的喃喃细雨,一串串忧伤的铃声,诉说着无尽的缠绵和期盼,分离也许是绵长的痛苦,但是思念独自咀嚼,却别有一番甘甜!
  
  从春至夏,我们之间也不过是一个季度的跨越罢了,谁也不是谁的谁。只是,那些约定,难以忘却。
  
  对着闪烁的屏幕,寂静的空气,泪在打转,却倔强地忍住。用颤抖的双手输入一个字,却仿若用尽余生的全部力气。
  
  我想我懂,纵然没有你,我也可以安然生活下去,只是多了一分恍然若失的惆怅。好像记忆仍存你仍在,然而,物是人非,你是真的消失,无处可寻了!繁华之后的荒凉,再没有你的身影!
  
  一场过眼云烟,真假是非,已不再重要。过去是我们已走过的记忆,而未来,或许不再有你的身影!
  
  如果,今生无缘等待繁花盛开,我愿等一世轮回,为你描绘美景,作为我最后的纪念。
  
  如果,今生已无缘再将友谊继续,我愿等一场花开,下一世,再将此生重新演绎,而今,已是如此,散就散吧。我们都挽不回什么。
  
  可是,这只是如果,那若这个世界没有如果你叫我用什么作为慰籍?就像是当我将你放入生命的时候,你却突然地消失,叫我情何以堪?

 


推荐阅读:
·情感故事 MM口述自己自慰的过程
·情感故事 我和老公情人的蕾丝之恋
·情感故事 妻出墙丈夫复仇荒唐换妻换来五年牢
·情感故事 美国出现中国情妇村 解读中国男人“纳妾”心态
·情感故事 第三者插足 老公夜夜在野女人胯下寻欢作乐让我痛不欲生